• 2005-12-08

    布拉格的“布拉格恋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680386.html

    虽然一直本着好剧只能多看,不能错过的原则,但如试问韩剧男一长相抱歉的话,还会不会看?我一定Say No!~

    人生奇迹是无处不在,现在我真想诅咒我自己!

    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7/8/piggerlele,2005120714439.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7/8/piggerlele,20051207144337.jpg

    作为欧洲三部曲之二,韩国人就是有天分把“布拉格”的夜晚拍的如此有童话般优雅的感觉

    站在入暮夜晚的街道,有种愰如坠入华丽梦境般的不真实,想想就浪漫得一塌糊涂起鸡皮疙瘩

    捷克对我的意义也已经不仅仅再是包含过内德维德、斯巴达、不可能的任务,被“Prague6个字母包裹起来的国度

    美丽的城市发生的爱情永远像是部缠醇的风光片,所有的浪漫都是为促成这一场唯美邂逅开始的

    不管他现在、过去有没有爱情,他去寻找什么,但必定会在那里的某个女人心中刻下烙印

    《巴黎恋人》是,《Only You》是,这里,也是

    http://piggerlele.com/images/Prague1.jpg

    尚铉:“你爱我吗?我知道不是!一起去吧!”

    在熙:“我们不是走得到一起去的关系!”

    尚铉:“不是那个人,是你的心,不是还站在那里吗?”

    在熙:“五年前就站在这里了。”

    如果没有完整体会过剧情,即使看时,依旧是段让人难以读懂的台词

    世上不缺男子气概的刑警,却不会有很多足够洞察力的男子,由于他的敏锐和细致让女人深深的记住了这个平凡人

    什么女人可以做到这点?不是公主,因为公主永远只看到天上的星,只有灰姑娘才记得住一个平凡人的微笑

    对男主角金柱赫很陌生,听说最近有部《青燕》在上档,唯一印象也就剩《单身贵族》里的出镜了

    他是个有着厚厚烟袋、小眼睛、单眼皮,却能让等候在卡尔桥上送别的在熙,望着他离去背影也会流下眼泪的男人

    尚铉走时悄悄送上捷克式的离别亲吻,在熙故意暗示回应他的那句“milujite”(我爱你)

    他却摇摇头说太难了,学不会……

    http://piggerlele.com/images/Prague3.jpg

    在熙:“你知道吗?以前是因为贾顺,我才能笑。现在是因为我,贾顺能笑了。”

    尚铉:“尹在熙这个女人是什么品种啊?说你诚实好呢还是勇敢好呢?说你无礼好呢还是没心眼好呢?都能看清你的心了。”

    在熙:“心受伤了,所以不要进来。可是我很会跳墙,也会撬门。如果不想让我成为小偷,就赶紧开门。”

    可以在刑警面前如此勇敢的女人,还是在喜欢的男人面前勇敢的女人,是如此让人羡慕

    全度妍已经没有2年前《射星》时的年轻,眼角的皱纹也趋于明显,但是笑容却依旧灿烂

    大韩民国的外交官,是个可以为一个男人吃两顿伴饭,故意装逗狗来制造巧遇,WC门口等三个钟头,说话前还打草稿的女人

    我相信,她的生命中绝没有发生过爱情,之前她爱过的永宇也不是,至少永宇没有让她知道什么是爱吧!

    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7/9/piggerlele,20051207172717.jpg

    在熙:“不是说禁止接近吗?怎么自己越过来了?”

    尚铉:“谁越过来了,因为没地方扔啊!”

    在熙:“没地方扔所以扔心里了啊?”

    他说他是胆小鬼,担不起更高阶级的女人,看到女人比他强会觉得丢脸

    但,阻挡在爱情前面的仅仅是身份的悬殊和阶级吗?

    看到在自家门口等了一宿的女人,就是要跟她说这样的一段话,忍受对方在她心里划上伤痕后离去

    当在熙可爱的晃着那两瓶牛奶堵在车前时,尚铉会真的不懂一个女人的心吗?

    这两年韩国都流行一个词“负担”,看着尚铉站在通往青瓦台的路上和守卫的警察大吵

    当下明白他是自己给爱情设置了路障,需要这样吗?不需要吗?但也许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http://piggerlele.com/images/Prague4.jpg

    尚铉:“对你来说我可能是第一次牵起手的警察,但我来说尹在熙是第一次被牵手的外交官。”

    在熙:“知道我为什么买这些花吗?为了稍微晚一些听你这些话,所以我骗你去就是想把时间往后拖,拖到你改变注意。

                    对花名那么了解的人,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买花女人的心呢?”

    尚铉:“知道才这样的,去找特别的人谈特别的恋爱吧。”

    世上哪有特别的人,只有平凡人相遇谈一场特别的恋爱

    失败的花店行,让在熙对尚铉多了一点了解,尚铉却对这个女人开始不舍

    静静的把花插在在熙头上,看着她孩子般傻傻的微笑,他开始对爱情混乱了

    以前认为照顾好女人就是爱,而被照顾的女人,却因为更高阶级的需要而离开了他

    当另一个女人出现时,他难免拿自己失败的经验来爱她,也许放手让她过更好的更特别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爱情吧

    崔警官呀,你怎么这么傻

    “在轻易分手的人生里,让我们保持轻轻的微笑吧

    如果觉得连微笑都是累赘的话,那时候再分手吧

    让我们爱的就算到了分别的日子也不会后悔……”

    这是部让人亲易就能记起每一处细节台词的片子,对那些看过深刻的情节,我有着强迫背台词的嗜好

    也许只有在爱情反复后,我们才会有资格说“已经离开我心里的东西,我不会找回来”这样的话

    虽然只是16集才听到尚铉第一次说“milujite”,但那间隙不段融在言行里的爱无数地叛离了他的掩饰

    四次不段的“boguxipoyo我想你”,全国人民都听到了他的爱(韩语四和爱同音)

    我喜欢确定自己想要就努力去追寻的人,看了都觉得是幸福

    http://piggerlele.com/images/Prague2.jpg

    永宇:“后天回汉城请求父亲同意,大后天预订机票,大大后天来见你,大大大后天会站在你面前向你求婚。

            我们买婚被,再买两个椅子,还有化妆台……你,会等我吧?”

    五年前的约定,言犹在耳。五年的时间,音讯全无。五年的等待,女人付出的只是青春吗?

    不太喜欢拿年岁这样的词语用在文里作比对,很伤感,以前自己临对过,所以很怕听到那些

    感情并不是一个简单恒固的数字,一个人有心就可以推算出结果的算术题

    不论理由,不问理由,漫长了时间,分离了地点,断绝了音讯,爱情薄的就像一张纸,就像被女人伤心泪水浸破的心

    如果不是看着照片,是否脸也已都模糊?

    我们都愿意当一位只为爱而活的女子,人生的路,想停就停

    不过当爱以洗尽铅华,相同的脸,不同的手,对岸的人已不再是那位甘心让我愿意付出等待的人了

    http://piggerlele.com/images/Prague5.jpg

    尚铉:“对于等你、受伤、整理好的人来说,现在回来这样不是犯规吗?”

    是谁抓住了谁的手,谁松开了谁的手?

    永宇没有想到,五年后,自己再也抓不住在熙的手了

    女人会选一个什么样的爱人?

    如果没有后半部,可能会同五年前的在熙一样,但现在我只想面对能让我感到温暖和开心的人

    看到一半就和朋友讨论“如果”的问题,如果永宇一到布拉格就找在熙,如果不是静静等着在熙的爱回归而是一开始就抢夺

    如果……

    如果爱情有如果的话……

    在熙:“我以为我抓住你了,可是却只有袖子,我以为我很了解你,可却只了解这个扣子的大小。”

    当我们面对生死时需要多少大的勇气,因为某个人把我们撞的眼前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埋藏了五年的秘密,却让父亲一瞬间抖的干干净净,看到混身颤抖言不成声的在熙,永宇只选择了一个捷径爆发

    “谢谢你还活着”成了唯一她能对他说的话,昔日恋人携手已逝两茫茫

    对永宇,划开一切的也许不只是父亲的手吧,隐藏的深刻的对血缘的厌恶就像一根剌,无法拔出,却又无法远离

    是什么让永宇痛苦,也许是那些自知和父亲在骨子里摸不去的类似

    现在基本很难彻底去恨一个人,现实的,非现实中的,总觉得再不幸的人总有他们不幸的偶然

    所以在最后听到永宇对在熙抛下那些狠毒的话后,对自己喃喃一句“这下她总应该会相信”时,是如此得揪心疼痛

    爱,爱到不可能也要去爱的勇气,像种残忍的讯号,像只脱壳的剑,像沸腾壶水中渗出的烟,渺茫而微薄……

    http://piggerlele.com/images/Prague7.jpg

    慧珠:“你知道哥最喜欢的歌吗?知道哥最喜欢的食物吗?知道哥最喜欢的季节吗?知道哥最喜欢的数字吗?”

    在熙:“知道这些就算是爱了吗?知道这些他就会爱你了吗?身边的人不同了,喜欢的事物也会因此而改变。”

    有些像三顺里两个女人暗自较劲的台词,会让女人看了心中很过瘾

    即使在对方那得不表达和宣泄的爱,但在情敌面前谁也不输给谁,即使是最柔弱的女子

    慧珠:“说对不起太容易了,因为太容易了所以我不说。我就想当坏女人,当我是死女人吧,这是我可以给他的最后的关照。”

    在熙:“在我看来不象是关照,而象是背叛。”

    带着襁褓中的孩子,慧珠成了永宇家的另一个牺牲品,最好的车,最高级的房子,最贵的衣服,透支一亿元的信用卡

    这些都是她用自己换来的,搭上的不止是爱情,还有灵魂,和自己儿子的未来

    二儿子胜宇的角色,应该是编剧故意来应征私生子不幸的血照,就是这样母亲的儿子的未来

    一个有钱的变态老头,无数的私生子,但他只承认有英宇一个儿子

    所以才有每每在饭桌上,当永宇把眼睛扫向同父异母的弟弟时,胜宇脸上永不改变的麻木的阴霾

    我喜欢写些我觉得深刻的东西,就像我只写我喜欢的,记忆也罢,自娱也罢,很畅快

    很多可能并不是为了被看到,或者没有看过根本看不懂的故事

    http://piggerlele.com/images/Prague6.jpg

    想起那个佛理:前三千年,当佛问蜘蛛什么东西最珍贵时,蜘蛛都回答“得不到”和“已失去”

    直到投入轮回,亲身体会了,才真正了解到最珍贵的是“已经拥有”

    现在觉得,布拉格——原来是那种一听名字就觉得好美的地方,没有《巴黎恋人》结局的反复拗转

    我们看到那么直白的呼应,在布拉格的许愿墙上,留下了心底最深处的声音:

    永宇:当忘记世上所有时间的时候,我才能忘记她吧……

    在熙:贾头和贾顺永远幸福的生活了。

    尚铉:即使天崩地裂,绕地球一百圈,我的心里永远是“MiLuJuTe

    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7/9/piggerlele,20051207173314.jpg

    MiLuJuTeMiLuJuTe”,学了就会伤心的话……

    (感谢Sumnny提供的图片制作、连接,我哈喜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有没有在熙手机的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