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7-12

    这么远那么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36154.html

    Yi身边坐着的男人穿着我喜欢的白衬衫,是她之前一直嚷着要介绍我认识的新男友
    一旁的他依旧满口yi爱听的台湾腔,满车配合雨点飘的尽是江蕙悲戚的喏喏耳语
    听男人自我介绍说是作食品生意,被我一句略带戏谑的“好象没在身材上体现出来”说得有些尴尬
    yi说这样的雨天如果一人独自上路去机场,听江蕙的声音一定会掉泪
    我看看右上方的天空灰如死寂,被雨打过的车窗透着无拘哀伤,“听多就不会了”

    挑了家台湾餐厅,yi依旧在她喜欢有落地窗的位置坐下
    用她那细如柴棒的手指缴着杯脚习惯性地望着窗外,一圈一圈
    牛仔短裤下露出的一双纤腿被柔和的黄色灯光照耀的很好看
    考试前吵着闹着要一起吃饭的她,真坐在一块儿了却一句话也不多
    吃到一半突然问我一会要不要去喝酒,我停顿了一下望着她
    有这么不开心么,看着对坐打情骂俏的两个人,觉得空的不是肉体而是心

    认识yi这几年来身边好似没少过男人,高矮胖瘦参差不齐,也同样分分合合
    她总爱感叹,感叹自己的遇人不赎,感叹命运不公
    如果男人会说把青春献给事业,那女人注定是义无返顾的献给了感情
    去年过年听她说最先的男友小孩也已出生一年多,而这一晃眼又是一年
    很多时候我们的一生都在做裁缝,缝缝补补
    不是手艺不精,只是破的旧的补上了新伤又会出现
    热忠怀旧的女人大多都会有些不变的情节,恋物恋事,因人而异
    记忆内存有限,便把一些习惯备档保存,不想面对的丢入回收站
    会不经意的寻求相似,那只是本能

    或许一年前深夜不用看号码就料想到对方的声音,而今天却只能靠着旧影唏嘘度日
    没有人知道,因为内心那一抹软弱的位置本就该自己知道
    yi让我帮他们来张合照,挂断电话时我看到手机桌面上一张熟悉的脸孔……

    冷冷的雨亲像是无意义的闲话
    呒通来渥?蔽业纳?活
    我的一切该问的其实你拢问过
    关于爱情甲人讨论只是夯枷

    两字缘份啊是最后的我的解释
    失去的我感谢天地
    肯赐乎我有一个爱你的机会
    得到的也已经真多
    我呒是最后你欲选的彼个
    冷冷的风吹来我的心疼乱乱飞
    一声再会吧已经无怨嗟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