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18

    夜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36475.html

    这是夜从日本回来我第一次参加她生日,足足隔了九年
    一席墨绿,外面套了件流行的橙色短腰外衣,仿佛人也轻盈了不少
    基本上还是我印象中的那张脸,只是头发变黄了,身材凸翘了
    她并没有介绍身旁的男人,只听得大家都叫他“小杜”,杜德伟的杜
    大概是因为长的像的关系吧,我猜想,似乎有意要忽略本来的名字
    男人一开始很腼腆,喝了几口酒便与临座开始斗起了嘴说着些半新不旧的黄段子
    夜的笑一直没停过,硬是拉着我讨酒喝
    二杯啤酒下肚,冰一样的刺进胃里,我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有迟到的朋友入席,瞅了瞅我大叫,一看竟也是曾经的同窗怡
    说话还是那样得跌跌实实,只是在原来那张朴素的脸上被点了彩色的妆
    蝴蝶状的耳环在耳坠下不停晃荡,甚是耀眼
    我问她是否还认得我,她说如果在街上真有些不敢认,我笑称是胖多了吧,她摇头直言不是

    再看夜的眼已经是充血的红,才知真是不胜酒力
    男人开始在边上发挥骑士作用,左挡右抢地堂塞回很多举起来的杯,不过好象并不怎么被领情

    我明白,女人往往不会给自己太多买醉的理由,能放开的除了感情还是感情
    就像入队入团一样是一种成长的过程,谁也逃不掉
    记得以前偶然听她提过一些感情的事,说是留在日本了,再也带不回来
    她问我太相爱的两个人的结果,我坦言悲多乐少
    当我们挽起一捧沙子时,总是圆圆满满,没有流失,没有撒落 
    但一用力握紧,便会从指缝间泻落,所剩无几
    佛说:一切人间的聚散,固然不可缺少人为的力量,但更能左右我们的却是看不见的缘分
    如果什么都能简单的用缘分还含盖,那想必也不会再有那许多爱恨情仇
    当一切都被视为注定,便不再有欲望,不会有悲喜,心中的隐疾凝结成了疤

    第二天要考试我说要提早些走,按电梯时想起忘记了眼镜在桌台
    回房间取时,瞄到掩在一旁亲热的夜……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插曲~ 2008-06-18
    奇眸~ 2004-06-18

    评论

  • 看到不该看的,小心长针眼哦,嘻嘻<div align=right><br> <font color=&apos#999999&apos>piggerlele 在 bttb (无名博友) 的文章中回复道:<p></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