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08

    五月天之比赛忆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36501.html

    在刚到家放下行李的同时,我把停了两天的手机插进了充电器,还没离开半几,便响了
    “喂,你在哪,快过来,我们刚排了一半,等你”电话里璇的声音听上去很急促也很着急
    我知道她应该是找我找了有一会了,答应着立忙从箱底翻出笛子来不及换下佝偻的外衣,下楼拦了辆车便赶过去了

    让我意外的是她居然把最后一次我还赶的及的排练地定在了市四,那是我十年都未曾再踏进过的地方
    Kyiv后来问起我为什么不喜欢回母校时,我说,可能我觉得以前过的很晦涩,也可能根本就没有理由的不喜欢
    于是顶着黑黑的夜,我就这样走进去,十年后的某一天,我连梦可能都没梦过的情景
    十分钟前,我在给慧的信中这样写到“越来越小的操场,老旧的校舍,还有那黑漆漆的排练室,虽然过了很久,可我依然很轻易的在黑幕中找寻着了那里……”

    人还是那些人,可我已经很多面孔都不认识了,有些是我毕业之后充斥进来的新鲜血液
    热络的招呼、浮套的寒暄,这些意料中的情景自然是少不了
    看到林指挥进来我迎上前伸出了右手,很满意他脸上讶异的表情,问了问近况后还是温和的笑脸,久未见却也不陌生

    比赛被定在第二天的下午,这是排练当晚去后才被告之的,由于要彩排走台过场,一早便要赶去
    五月的阳光照的上大门口映着“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红底金字横幅黄灿灿的随风晃动着
    这次因为代表上航出赛,每个女生都统一套上了标志性的空姐制服,红衣白杉领口还配了条同色系的艳红丝巾,看上去很精神
    男生也是清一色的黑色西服套装配白色衬衫领带,标准的空勤装束,再加上个个人高马大的,更显俊挺英武
    由于抽到了好签,我们被安排在第一个出场,同期的还有武警、消防、医院等几家单位
    席间候台还遇到了许久未见的原市四指导过我们的徐明指挥和金盾艺术团的俞敏团长
    都是熟悉的脸不过大概也因为时日太久顿然忘记了名字,仅仅是点头示意,却已感满足

    因为大家都自知今非昔比也大多不愿把过高的期许挂在嘴边,所以成绩下来很多都是为顾全颜面地欣然奕奕接受
    确实,金奖第二的名次对于只排练过六次且无一次人员齐整的队伍还说已属不易
    听说抢得头酬的武警战士们皆是脱产20日秘练,天天加菜加饭加工资这样的枪杆子下炮轰出来的产物
    于是被几个小队员不屑的戏称为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差异,听上去觉得很好笑


    结束后随车回学校,迎风站在昔日的校门口看斜阳,望见一张张稚嫩的脸好奇地回首留意我们这堆陌生的人群,又渐渐远去的背影
    不知道四年后的他们又会否有我今日这般的感慨呢
    路,很多时候是不可能回头了的
    回望,也只是无端凭添更多感伤
    站在记忆的三岔口,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刚在给慧的信中最后一段这样写道:
    五月的天,上海城市空气里漂浮着一股浮躁的霉味,每个人都那样行色匆匆,只有我盲目游移
    再过一个月又是雨季,我不喜欢五月,不喜欢雨季,即使这样美丽的季节,却依旧无人分享……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哎。。。<br>&nbsp;这个说起来就沧桑哦~~~~~</p><p>&nbsp;还有,你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信闹。。。5555555555555<div align=right><br> <font color=&apos#999999&apos>piggerlele 在 alixzhou2003 (独孤琢磨) 的文章中回复道:<p>快飞回来看我!<br>&nbsp;中国邮差不可信</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