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06

    醒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36513.html


    深夜12点,我独自做在若大的注射室看着白色液体从手背缓缓流进体内
    反感那些冰冷的消毒水的味道,那让我觉得胃里翻滚
    把点滴瓶速度调得很快,想尽快逃离,脸上任何厌恶的表情都看不出来
    只是再一次确定了,医院是除了考场之外第二个最讨厌的地方

    黑暗中连续的咳嗽声,惊醒了隔壁房间熟睡的身体,窃窃了几句,又恢复到了平静
    听秒针滴答声,听手机整点报时,透过窗帘隐约看一点点亮起来的天,仿佛已与我干系不多
    点上紫色熏衣香烛催眠神智,擦透明白花油辣到神经,能用的都用上了,可丝毫没有缓解剧烈的头痛
    左边,右边,两边,太阳穴已经被我按的凹陷下去,指甲里慢慢藏起了暗红色的印记
    听到隔壁老头收音机发出的早新闻音乐,我知道已经又六点了……

    办公室服务器在脑后发出规律又不间断的轰鸣,像只巨大的手柔捏着我脸上每一块肌肉
    一会儿堵住鼻孔,一会儿蒙住眼睛,我忘了是如何回的家,如何换的衣服
    下楼去抓了点想的到名字的药,塞进嘴里,电视开着,放着那些永远看不完的韩剧,有声音,却听不清楚
    意识回笼时我仍木纳地保持着前一个晚上保持着的姿势

    入夜的急诊室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沉寂,每个人都低着头做着自己的事儿
    一对年轻女子的哭声从内科边上的抢救室传出,高的那个已经喘着粗气,另一个停了泣声却没擦尽眼角的泪痕,无助的眼盲目又不停歇地搜索着什么
    钢架子上男子模样的人左腿被红色液体黏湿地帖附在身体上,脸上红得已辨不清了五官

    从药房取了几包东西往注射室走的路上,钢架男子被一群人围着推出来
    脸上的表情各有不一,有哭泣也有默不做声的,夹杂的还有个穿着制服面色铁青的公安
    和我擦身而过的刹那,我碰到了那垂在边缘的半只手,冰冰冷

    注射室身边一对情侣相互依偎地说着情话,有意把声音压的很低
    陪同的女孩大概是刚才不情愿的给我让出了个坐热的位子,仍会时不时的白我几眼,娇柔地依着身边人问“会不会很痛”,可怜我已一地鸡皮
    塞起耳朵,无限循环地听着随身的那些歌曲,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孤独是在你需要别人的时候遍寻不着,在不需要别人的时候自给自足,仅此罢了……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春天天气反复&nbsp;多注意下<br>&nbsp;身体健康最重要&nbsp;<img src=&apos/images/smile.gif&apos vspace=2 hspace=2 border=0 onload="javascript:if(this.width>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apos/images/smile.gif&apos,&apos_blank&apos);"><p><br>
  • 原来姐姐病了<br>&nbsp;最近身边都有好多人感冒了<br>&nbsp;很是心疼姐姐竟然连在医院打点滴都没人陪<br>&nbsp;很是生气那些平日姐姐的朋友怎么这时候都没了?<br>&nbsp;最近叶子登不上来<br>&nbsp;什么都做不了<br>&nbsp;白天又担心打扰姐姐工作<br>&nbsp;&nbsp;<br>&nbsp;离姐姐写博有几天了<br>&nbsp;姐姐一定已经康复了<br>&nbsp;多保重自己&nbsp;好吗?<br>&nbsp;<p><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