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02

    尘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36609.html

    前两天几个外地同窗集体来了趟上海,多方打听才知道为了赶着元宵前来探探在牢里已经一年多的裴儿
    问起我是不是会一起去,只稍下了个口信说再议
    想起以前也并非关系好到被众人都认同的她,如今却得大家多方关怀
    也许是一种身世的同情,也许是友善的关心,我想更多的应该是悲苦延续的恻隐

    记得那年去学校报道初日她排在我前面,并不因对她相貌印象深刻,而是身边全家那席染满泥尘的旧衣及搁在一旁一头挑着行李一头挑着干粮的扁担
    很少去食堂大鱼大肉的她成绩却次次抛开众人拔得头酬
    不过那一切的荣誉美名终结在她遇到Jen之后

    为了Jen她甘愿放弃远上北京继续深造的机会只身留在了上海,为了Jen她灯红酒绿甘当阔绰之人
    为了挽救感情她也竭尽抵挡他身边她认为所有危险的女人
    有些事情旁人看的清,可当局人往往却很难精心审视或愿意推敲
    大家都感叹,不知是她战胜了物欲,还是物欲改变了她
    从上海到裴儿老家乘飞机1个多小时,火车6小时,汽车10小时
    可她真正离家的那些距离又岂是这些数字能算的清楚的呢

    转眼间,所有繁华如蝉蜕纷纷落下,再回首时人影声已如水几度梦里飞花
    知道裴儿出事了是在她东窗过去的大半年后,听一个来上海度假的旧同桌偶尔提起的
    她说其实之后很多人都替她不值,替她惋惜,好好的一棵苗儿就这样无端被哉了
    听说是因为年少轻狂给人坑了,听说是无知冒失被人陷害,又听说可能是义气冲天帮人抵罪的
    到如今想必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追究那些真正黑幕背后的真相了
    错,有时候一次已经够了!

    记得裴儿以前很喜欢唱歌,喜欢在寝室里无聊时哼一些无知名的调调
    记得那时她说希望有空让我教她吹长笛,虽然买不起,不过能经常听听也是好的
    她说最喜欢听我吹《尘缘》,因为那歌Jen唱的很好听
    “人随风过,自在花开花又落,不管世间沧桑如何
    一城风絮,满腹相思都沉默,只有桂花香暗飘过”
    现在忆起除了哀伤尽是哀伤……

    擦肩看着那些仍沉浸在青涩年代少年的张狂,不知是否他们中的一个也会有裴儿那样的一份执爱和虔诚
    在我们祈求让她得到上天怜悯的同时,又何尝不期待她亦能找回曾经的笑容和欢乐
    最终我还是没去见裴儿,也没机会问问那个她曾经牵挂的人是否有出现过
    也许她那碧水的眸子,将永远躲在城市的角落回望陌生人了

    冬末夜临,窗外早已万家灯火,温暖的街光下,忙碌的人告别白天的紧张开始了另外一种生活
    端一杯热茶,站在办公室的大窗前,凝视着夜色,寒意丝丝从心而起
    这夜幕下不知又有多少人和我一样,用心聆听罗文的歌,那些伴着青春而去祭奠着爱情的歌?
    把声音渐渐调大,点起一盏心灯,照耀漆黑的夜空
    祝,好人平安……
    loading...
    分享到:

    评论

  • 她的事我也听说过片语<br>&nbsp;只能感慨了<br>&nbsp;人,永远不知道未来有什么在等着自己<br>&nbsp;把握好自己,不迷失,真的好难.....<p><br>
  • 人随风过,自在花开花又落,不管世间沧桑如何<br>&nbsp;一城风絮,满腹相思都沉默,只有桂花香暗飘过</p><p>&nbsp;曾经那么那么喜欢的歌儿。<br>&nbsp;<p><br>
  • 哇!你会长笛?太文艺了!<br>&nbsp;<p><br>
  • 终于有新的了。。。&nbsp;&nbsp;&nbsp;&nbsp;喜欢啊~!!!<p><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