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8

    徒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36612.html

    从解开围巾到未完全脱下外套,一个连贯的动作还没结束,我们又开始争吵
    没有预兆的争吵,习惯而绵延开去,没有原因
    明明想好的忍耐最后却又换成了一场彼此伤害的闹剧
    不愿再多说任何其他,转身踩上余温的鞋跟,抓起背包飞也似朝外冲去
    开门时撞见雨雪一身的爸问,上哪儿?
    应了应,“没什么,下去吃饭”

    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其实已经开始后悔,因为也不知道可以去哪,只是习惯的按下“1”
    这个“雨水”的夜,整个城市开始阴冷繁乱地下起了雪,大片大片的
    2004年的最后一场雪没遇上,庆幸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呼吸着南方粘湿的空气
    而今终于还是没躲过寒冷的清洗,我大步走在碎石不平的街上,听着鞋跟与地面摩擦发出捻连的声音
    那细丝珠似的雪花错落在脸上,哽咽了喉咙

    躲进楼下一间快餐店,冷冷的灯光很灰照的心里很不舒服
    一个蓝色短袖杉的男子背对着在砧板上不知切些什么,发出规律节奏的声音
    唯一一个穿着黑色滑雪衫微微泄顶的老头坐在我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和他同样孤独的是那面前还散着余烟的黑色面碗
    偶然也会进来两个情侣模样的青年,几声嬉笑,打包好几许饭菜后便又消失在淫淫雾色中了

    饭间空荡荡的店里播着光良的声音,是现场版的《离开我》
    没有陶子那种矫嗲暧昧小女生般的娇柔,残留一种平淡叙述似的独白,合着简单的旋律
    留给这个房里仅有的两位客人,给这个喧闹后的夜

    离开我你会不会好一点
    离开你什么事都难一点
    车来了坐上你的明天
    车走了我还站在路边
    离开你你会不会好一点
    离开你什么事都难一点
    风来了云就会少一点
    你走了我住在雨里面


    如果离开是为了重新邂逅往日的熟悉,可当发觉即将擦肩的除了陌生还是陌生外,离开亦岂不成了徒然
    我曾渴望一年能有四个夏季,可为何挥别去的冬季却又成了下一个冬日的开始,寒冷而孤独……
    load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