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26

    流水流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40357.html

    19:45(-1)
    由于航班晚点外加开错道的高速路,到达晚宴点时已经快八点了
    啤酒、海鲜、美食、华服、头饰、音乐,还有数不尽的喧闹和朋友们热情的拥抱
    在见到史前超级巨型霸王濑尿虾时,我感动得似乎快以为所有人脸上的笑颜都是为了等待着我一个人的到来
    没有爱情陪在身边,停不了的歌停不了的唱,寂寞却不孤独

    14:23
    告别了慕名五星级酒店烂如泥的午茶时光,到广州时已经是窝在沉闷后车座里迷迷糊糊地睡醒两个回笼觉了
    一路上隐约拌着好友对男伴做事无计划的阵阵涩耳抱怨,透过可怜男人辛苦握着方向盘紧张僵硬的背影前的手,似乎除了怜悯同情想不到其他词
    单独时我会劝女友饶他算了,可她却执意那是简单之不能再简单的男卑女尊恋爱守则
    “你,不懂的”

    21:55
    繁华的街景总容易让女人沉溺在莫名的兴奋中,无论何事,无论何地,上海、广州、佛山、深圳、珠海,当然还有香港
    买东西吃东西,吃东西买东西,除了随身少了辆时尚的坐驾和能帮忙减轻负重的绅士,其他基本都是完美的
    以至连走出巷尾充斥着无聊众人的酒吧被个黑肥老外追着要讨电话,都没少过心情愉悦
    装着听不懂祝他圣诞也快乐外,还有幽幽的脚印踏在异乡陌生的水泥石台阶林间

    23:50
    第一次吹着呼啸的十二月寒风在街边无遮拦的软脚桌椅前,大口的啃着生蚝吮着米线喝着田鸡粥
    一杯冰冻啤酒下肚,已彻底寒到四肢无觉胃肠麻木却仍未停下筷子和嘴中反复唠叨的“哦一西,哦一西”
    两个女人,一片街景,接到远方朋友电话关照着早些归家,我笑言“好好好,喝完这一碗就走”

    01:50(+1)
    入夜,所有的长途车都停了
    从朋友的朋友那边取了车上了广佛高速的时候,所有的人心里都是战战兢兢的,唯独我
    其实也确实已经被逼上梁山无路可走了,不想露宿街头只能硬着头皮这样开下去了
    虽然每当一过100码,右边总会爆发出阵阵刺耳凄惨的惊叫,不过也总算一个相安一个无阻神奇般地驶往家的方向
    不过,居然就在眼看快到家边的路口,车却毫不给面子地熄了火,再也没点洋过
    一次、两次,半个小时过去了,一点动静也厶
    听到发动机声音都不对连电池都快被浩劫时,我仍是一片迷惘,无助斜眼看着街边,希望老天赐福经过一双好心之手
    可是……没想这到却成了另一幕惊险闹剧的开始
    看着朋友单薄的双手支起整部车的重量在后面不停的推啊推的,两个操着浓重广东口音的本地人朝着我们走来
    突突突地好不容易发动了车,却伸手开始向我们讨要回报与感谢
    我宁愿相信全世界人都是善良的,仍堆笑感谢他们的友情救助,可无奈的人终究无奈,无耻的依然无耻
    直到看到我真的已经生气,而朋友也准备掏出手机拨打110时,那厮才顾作无辜的两手一摊玩世不恭地说着“玩笑玩笑”
    无论如何都坚持要留下好友的手提号码,方才满足地信手离去
    临走看着我们两人气愤的脸孔和愤怒的眼神,嬉皮笑脸的嘲笑了句
    “要不我你们可能一晚就这样睡在路边了”,无语和朋友对视一眼

    05:00
    已经过凌晨五点了,整点的报时铃声刚在耳边响毕
    严格说如异国年初二的今天,圣诞之喜似乎应该已经算过去了
    不过有心之人仿佛依旧无意终止那夜那晚的浪漫与美妙
    瞅见街边对对爱人们分享零点钟响时那短暂的永恒,在我看来这天的人影都是重叠的……

    loading...
    分享到:

    评论

  • 在广东坚持上网更新blog<br>&nbsp;赞一把<br>&nbsp;广州的mm不好看来<p><br>
  • 出门在外,自己当心<br>&nbsp;尤忌酒后驾车<p><br>
  • <img src=&apos/images/biggrin.gif&apos vspace=2 hspace=2 border=0 onload="javascript:if(this.width>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apos/images/biggrin.gif&apos,&apos_blank&apos);"><br>&nbsp;好多事情啊<br>&nbsp;过的开心宝<p><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