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1-09

    安全出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40457.html

    重见yan是在两年后的上个星期周末,当年她、菲和我都曾是江湖道上一起打拼的盟友
    想着,如果依旧死皮赖脸在圈子里混到今天的话,好歹可能还算个落气的小明星了吧
    但是后来菲还是去了广东,yan也告别了经纪人那种有一顿没一顿的落魄日子,过起官冠冕皇正经的小白领生活
    既然本就不是在光鲜的大舞台上相遇,那么选择过上平淡日子后就要报着老死不相往来的决心
    但没想到再一次的邂逅,竟是她朋友的朋友新开的酒吧叫我同去捧场

    等了好久又塞了好久好久的车终于停在了永嘉路口,期间催促电话无数加唠叨司机半宿
    虽然街灯很暗但一路走来老远就看到她高挑的影在左顾右盼
    身旁停了个约摸30好几的矮个墩实男人,她让我称他丁老板

    被她紧紧拽着手深怕被挤走地直接攀到了二楼包间,正巧瞅见二十来人High声齐手举杯
    硕大的蛋糕被壁角扫过昏暗的光,突显大的可怕
    一个穿着暗红色运动衫手臂比我大腿还粗被呼做“大哥”的人首先跑来堆笑招呼
    “阿妹今朝阿古桑捏,别相了开心”,被重重勾住的肩沉得喘不过气
    我也很给面子的回了个职业化的微笑

    交叉轮换的50Cent Feat、DMX、Beyonce、Eminem、DR.DRE渐渐让血液如点了火待开的壶
    几缕白烟在顶上儿冒起,时不时拌有局促的叫声延续循环
    激光霓虹勾勒的轮廓,已经分不清本有的容貌
    不管娇好还是抱歉,人人都以为举手投足间总有停留的目光扫在自己身上
    个个都涂了五花亮彩保护色,个个都在惺惺作态,让自己看去如12点前的灰姑娘般与终不同

    从洗手间兜转一圈回来的时候yan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搂着她穿着清凉的腰间随着节奏摇首摆臀
    这个角度看去,那飞扬在空中及腰长发的yan性感而张扬不羁
    感觉头发绵长如海藻般拥有淑女风范的人,在做爱的时一定激情飞扬
    可透过男人肩膀的侧影却为什么嗅到隐隐透出的荒凉,那影子刺得我生疼
    我不知道这两年她是怎么过的,过的好不好,不过人总有权利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活着

    所以我会仍旧单纯的以为那男人贪婪的欲望她至少还看的见
    以为她至少会选择边上那个松了两颗扣的“白衬衫”
    以为她会孤傲如往常般闪他个耳光浮手而去……可是这次她没有
    她享受着被那男人高高抱起旋转的滋味,被贴身肌肤摩挲的触感,还有那淡淡古龙水飘进肺里的过程
    她在尖叫,是惊恐还是兴奋,我不得而知,最后声音消失在四片唇的交融……

    我想拉走抢过别人嘴里香烟的yan的手
    “你醉了,我们走吧”
    可那一缕灯光闪过却正好让我逮住她眼角窜动的泪
    我挥手欲试图替她掩饰未曾被人发现的脆弱,她努力来回挥着头表示拒绝
    “你知道么,这是我和他分手后第一次喝醉呢”,她笑着对我说
    “咳,你这又何必呢”,虽然她从未和我说起任何一段恋情,但看的出她爱他爱的很深
    “我觉得很痛心,并不是因为我爱他,而是发觉为什么已经不再那么爱了  
      有时候是恨自己,我以为我不会遗忘掉但是终于还是渐渐淡却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总是这样的,特别是当你遇到另一个人的时候”
    “所以我宁愿和小狼狗打情骂俏,因为我知道那样很安全……”
    这一刻,我很想抱着她一起失声痛哭
    这一夜,因寂寞而生的爱,不可以被救赎

    她说她找不到能爱的人
    所以宁愿居无定所的过一生
    从这个安静的镇到下一个热闹的城
    来去自由从来不等红绿灯

    酒吧里头喧哗的音乐声
    让她暂时忘了女人的身份
    放肆爷着灵魂贴着每个耳朵问
    到底哪里才有够好的男人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S小姐相亲记 2012-11-09

    评论

  • 顶顶顶。。。<p><br>
  • 亲爱的&nbsp;我“抢”了几张图片回去装潢了。。。<p><br>
  • 其实<br>&nbsp;每个人都向往着爱<br>&nbsp;只是<br>&nbsp;可能有的人已经没有勇气去承担爱的责任与伤痛<br>&nbsp;那也许就叫<br>&nbsp;无力再爱……<p><br>
  • 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一支香港乐队&quot;蓝战士&quot;的一首歌:人生酒库&nbsp;&nbsp;&nbsp;&nbsp;歌中唱到&quot;如果时日,藏千杯苦酒,就挺起胸襟痛饮,要把杯中苦涩全干透&quot;。不是掉头发,谁想光头,如果真要光头,也要做个快乐的光头仔。还有一个问题,怎么好象女人老在哀叹好的男人在哪里?而所谓的好男人,又在悲鸣好的女人在哪里?<p><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