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12

    菲靡靡之音 VI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40541.html

    好象很久没见菲也没提及她的事了
     不知何时变成那堆多之无用弃之可惜的糟友般消失了
     但今天她突然打电话来了我公司

     “你好吗,我心情坏透了”
     “又怎么了?”那熟悉的语调,可以不用听声音就猜到是谁
     几乎没有悬念,我估计能让她这样生气的大概也只有这个人吧
     “他昨天居然和我说和一个女客户聊到半夜三点多”
     “这有什么,既然和你说了就说明没事了”
     “不是,这让我想到自己,其实我也不是这样的过来的吗”

     想想也对,她确也有她忧虑的地方
     本来感情的事本无对错
     但很意外的是这两年光景她依旧默默的承受
     承受着一个人时想爱想拥有却不能得到全部那破碎的快感
     我以为她会受不了压力受不了寂寞
     很佩服地只是单纯为了爱而挨了下来

     
     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哽咽,猜想她一定刚哭过
     她径自道来,刚收到以前曾一起嬉闹的玩伴新拍的结婚照
     她觉得一时鼻酸发不出声就泪水湿眼,也不知该说什么
     只是忽然觉得很想像他这样结婚一了百了
     但悲戚地发觉现在居然连个赶坦坦荡荡大声说爱她的人也没有

     咳,孰知欲于怨谁?只悔当初,回首却是故人早已远去
     听我说了些身边关系要好朋友的近况
     道是,如乃赐于良君,速嫁已
     何必何必,我听了都心酸

     有些人生来就不善繁花尘世界适合平平淡淡的生活
     有些人享受精彩刺激感觉玩转天下才不枉此生
     而她就是那种寄生于鬼魅都市的夜机
     又怎可能藏匿与厨房油烟之中恹恹一生
     强装也罢,甘心也罢
     没有一个合适的栖息地自然会飞也不自由
     但可怜的人们总是感叹不是不想啊,是真的逃脱不了啊
     真的么,孰人知,孰人知?
     
    piggerlele 发表于 >2004-8-12 0:13:46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皆喜文字稿~ 2008-08-12
    点降唇~ 2005-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