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6-21

    过客~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40590.html



    这是杜苹转会到中远后我第二次见到他
    记忆中三年前那枯黄色的长发遮眼到如今的浅棕色的微卷
    好象年纪长上去了,貌象倒反而年轻了
    无论冬天夏日,永远一件短袖T-shirt裹身
    米黄色的全棉料称得身上的线条清晰可见

    远远地走进,如胆小的孩子般得腼腆
    灯光暗得看不清彼此的脸,黑瘦的身影象打了马赛克的照片
    只是习惯性的击了下掌
    于是乎逗趣道,什么时候能有热情拥抱呀
    被随之而来的周围一圈哈哈得无遮拦的热笑淹没其中……

    今晚的人感觉就如这闷墩的天气般闷沉
    大家似乎都各有各的心事
    表面上的堆笑看上去象把尖锐的刀刻的心一棱一棱的
    刚开的那瓶皇家礼炮,没会便少了一大半
    似乎三杯下肚胃里的滋味也知道烧得自己知道

    放在1/8的角落中望着生命中匆匆过痕或不曾想过留痕的人
    想问问那些曾经关心过的人如何了
    是不是还是那样不好不坏的过活着
    即使那些我都已知道的事,哪怕再听一次也好
    但,最终还是没有如那当初般地勇气说出口……

    piggerlele 发表于 >2004-6-21 23:23:45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