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6-08

    别问旧伤口 II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40612.html

    怎么又是似雨非雨的午后,心情也开始沉闷烦躁起来
    看着桌头堆积如山的文案,有种彻心彻肺无助的绝望

    漩无意间打开邮箱看到Don昨晚子时寄来的邮件
    四年来他们仅通过这样一种脆弱的方式微微的传递着一些牵绊的思绪

    应该是一首歌词
    以他的个性,应该不会写出如此直白的诗词
    懒得去猜测
    只觉得心突然被这种虚幻的关怀紧紧地包围起来
    挣扎地从苦涩中依稀挤出点点暖意

    漩宁愿相信Don是为她而作的
    因为本不是个擅长表白自己感情的人
    只是在不经意点滴之中感觉这份也许是爱情的玩意存在


    认识Don是在朋友的晚宴上……

    "Mon the Bund"的灰墙隐匿在外滩错落久远的班驳楼宇中
    一个人敷宴的漩孤独的游走在被华丽灯光照耀的血色淋淋的盘肉间
    临窗选了个能方便看到对岸风景的位置坐下
    仰望对岸陆家嘴霓虹璀璨,眩目的有点心酸
    轻摇着杯脚,手中的Chambertin的色感实在红得很刺眼

    “眼光不错,休一特的专座被你抢了哦!”
    镜片后透露的是一双睿智诚恳的眼
    生硬的国语听的漩扑哧一声笑得很不给面子

    当好友走近招呼时
    很意外的看到了仿佛守护者似坐在漩身边的Don
    “HI,Don,今天怎么一个人?”
    “HI,怎么会,这不是有朋友一起么?”
    漩疑惑的听着他们的暗语对白
    看着女友暧昧的朝她和那个陌生男人身上扫过
    心里怪怪的

    宴会很快的在无聊掌声中落幕
    在终于搞清楚休一特是何方神圣的一个午夜
    漩觉得那个斯文的香港男人带离了她孤独以外的快乐
    一种淳朴的快乐
    Don让她觉得无聊的时间也很瞬息

    礼貌的送漩回家的路上
    他故意饶了很大一个圈
    在高架上开着天窗挥手看星星
    在街道间摇下玻璃大声叫嚣着彼此的名字
    肆意的像石头里迸出来的两颗杂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大概天快亮了,大概玩累了
    车驶进酒店停下
    “要不要上去坐会?”Don试探的问着
    “不用了,早点休息,你一早还要赶飞机!”
    浅浅地被Don亲吻了下额头
    漩帅性的跳下了车,挥手一头钻进了晨曦里……

    之后的半年漩几乎习惯性的开MAIL维系着她和另一端的音讯
    快乐也好,痛苦也罢
    她只想让那个带给他刹那欢乐的男人知道
    那,就足够了……

    那天,还是程序化的打开邮箱
    “Sorry漩,其实我和他们一样在香港都是有家庭的人
    最小的今年2岁,大儿子6岁,我很高兴拥有他们……”
    长长的一封信,让她的心抽搐了一阵
    就那么一阵她觉得透不过气,空气好压抑
    墙上的灯慌动了两下……

    她已经看不清那些摸板似的字符后面堆砌了什么样的情感
    这一切又似乎是一开始就被预料到的 
    但仿佛是咒怨般的,到真正该面队接受的时候
    竟然依旧如此艰难!

    也许是世俗的眼,是责任,是重托,是义务,是期望
    让他在道路面前变得理智和懦弱
    不敢轻易开口
    即使三个字,即使只字片语
    他踏出了半只脚,却在快落地的时候踌躇不前
    自说自话地收了回去
    拍拍身上的灰尘,去寻找他另一个停留的寺院

    没有了承诺也许什么都会变得轻松简单起来
    现实的力量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愿意点破
    只是希望能给各自平淡的生活增添几分的愉悦和激情

    在这间隙,Don也有来过上海几次漩是知道的
    一个平凡昏睡的下午,刚洗泡好澡惺忪走出浴室的漩被电话铃惊了一下
    “喂,你好!”一边摇着半湿的头发,一边打着哈气说着
    “漩么,我是Don”
    “……”还是呆呆的,如同当初Don认识的模样
    “我在上海”
    “我,我知道,你……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我在机场,刚刚办好Chick-in,马上就要上飞机了”
    “……”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来过”

    “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为什么,为什么……”漩的冲动换来是抑制不住的泪
    “为什么?你连最后一个小时都不愿意留给我……”痛苦的瘫做在地上
    听着电话忙音许久才放下手的两岸人
    永远,之间还是隔着那么一道隐隐的墙

    为什么不能因为爱,所以爱
    坦率些、勇敢些,就简单的几个字而已
    或许大家应该会幸福许多
    可是这有些我自己的一种痴人说梦
    生命中的存在,除了爱,还有责任
    还有许多值得我们来付出来努力面对的生活琐碎
    感情,只是生命中很小的一部分,它不能代表生命的全部
    这是许多的人在感情面前,退缩而选择无爱婚姻的一种无奈
    大概这就是绝大多数婚姻质量低得可怜的缘故吧

    很多无名的力量,让人们在感情面前曳止
    在事实面前纯粹的东西变的如此不堪一击

    到现在,漩依然还相信,Don是爱过他的……


    piggerlele 发表于 >2004-6-8 15:05:46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宠物~ 2008-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