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5-31

    菲靡靡之音 V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40617.html

    我总是在午夜零点过后才能睡去
     屋里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秒针机械的跳动

     习惯性的把躯体蜷缩成虾状,象在母体里的姿势
     翻转的时候,皮肤的摩擦可以感觉到肌肤轻柔的质感

     静夜,不想受束缚
     在松软的被褥间,自由的舒展躯体
     在意识恍然漂泊间,体验着穿透灵魂的气息 

     菲的电话带动彻夜的喧嚣铃响
     “了了,你的初吻还健在吗”我哑然失笑

     她说她感受到了孤独
     一个坚强形象背后深深的孤独

     躲避在男人背后
     依靠他,迷恋他,试图左右他的一切情感
     其实发觉事实并非如自己愿
     最终被控制、迷失的却是自己
     一个原本完整的自我

     “有一天,当我们发觉生命也朝不保夕时
     我不曾爱过,不曾吻过,不曾拥有过,会不会很可悲?”
     “也许吧……”菲常这样一相情愿的
     单纯的这样想着,从1年前她遇到那个男人开始

     菲说他现在开始不想碰我了
     为什么不碰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总是在我想靠近的时候会心中止不住的抗拒?
     难道,他开始不爱我了么? 
     真的不爱我的吗?

     我对菲说:你们还是分手吧!
     菲问我:他会娶我吗?
     我说:对不起
     等他再想吻你的时候我再回答你吧…… 
     其实,那不是你的错! 

     街对面的路灯开始依次熄灭,又一个清晨即将临近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苍老,有些哽咽

     我试图笑笑,一边劝她少抽点,一边在找火
     依稀记得有人说过最喜欢看我笑起来阳光灿烂的样子
     那么真实而无畏…… 
     很多时候女人太勇敢了也是种错!

     风带来了梧桐花的香甜味道,我能感受到窗外频率渐快的车轮声 
     电脑屏幕上,闪烁的文字纯净的让人想流泪
     Panny反正哼着“我这里天快要黑了,那里呢”……
     
     
    piggerlele 发表于 >2004-5-31 12:34:25 保存该日志到本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