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5-10

    别问旧伤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740678.html

    以前看到席慕容的一篇文章里说,一个女孩子降临到世上,就一定亦有个男孩子在等她
     她把爱情诠释的这么美,却是我们等不来的缘分

     在和前一个男友分手一个星期后,她遇到了那个叫David的男人
     黑黑的肤色,结实的身板,短短的头发,小小的眼睛,还有脖子后有颗不太明显的黑痣
     无论长相身高都不是当初漩理想中的样子,但是这个圈子就是这么小
     
     其实两年前漩在大学打工时候就认识David了,她是公司请来的推广模特,而他的身份是老板
     薪水不高,不过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已经不错了,大家主雇一场也落得个太平收场
     不过最后一天的庆功宴David很想邀请漩来他的主桌客串一把
     在一群黑压压的乌鸦堆里,能带个20来岁的漂亮小妞是他觉得很有面子的事情
     但是姑娘毕竟嫩啊,不受他这一套
     “哦,不行啊,学校还有课!”简单的拒掉了他之后
     再联系就永远是拨号的无人接听声了……

     
     没想到这一晃已经是两个春秋,对桌坐着的男人依旧是她认识的那个摸样
     Armani白衬衫松垮的架在身上,不羁的斜着身体
     看到她时候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见到他女孩惊讶了一下
     怪不得从出门上车后心跳就一直不正常,她还一度犹豫着是否真的要来负约
     来吃这顿期望值并不高的晚餐,但最后还是来了

     “怎么是你?”漩很惊讶,一半是因为看到他,一半应该是为自己的心跳吧
     “不可以是我么?”
     “……”

     刚出茅庐的漩是个热情贫嘴的聪明女孩,但给他这么一说也倒应不上个半句来
     吐了吐舌头也是马哈哈的算是打了第一个照面

     这次感叹的是坐在一桌的朋友,没想到把她这个中间人给冷落掉了

     下巴掉到了胸前,“你……你们认识啊?”
     “算是吧。!”两个齐声回应着
     朋友这才诡异的笑了笑,收回了不雅致的下巴
     转换了话题,但这还是被他看在了眼里

     其实这是漩第二次来这家叫“艳阳天”的地方
     从幽静的铜仁路一转弯,还没进门就知道里面是个好地方
     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那些花瓶摆设看上去就起码值几个铜板的样子
     流水假山的浩大也不是一般小户人家做的出的气势
     一个月前陪她进来的,还是那个苦追了她四年的男孩,没想到……
     她又再一次踏进那个翻开酒单就让她撑目的餐厅
     也因为这个所以她一直把名字记的很牢,虽然她是喜欢“雨”的……

     在第二天晚上漩就收到了那个叫David男人的电话
     “在哪,一起吃饭吧”霸道的难以想象
     “哦,我在和朋友逛街,逛到一半”就是想搓搓他的锐气,漩单纯的想着
     “那……明天我再打给你”
     “……”留下一连串的忙音和呆在那边错愕的女孩

     之后的事一切都很顺利,很快的David的朋友圈子里也就盛传着
     他身边出现了一个漂亮脸蛋的清纯女友的故事
     这漩是知道的,嘴里不讲,但是心理听到了还是美孜孜的
     那天David的朋友在虹桥新开了一家广东餐厅,要在广场上举行一个Party

     坐在车里的漩还是不塌实的问“你真的确定要带我去吗?”
     “恩!”
     “但是有很多人诶~”
     “那不正好,介绍你给他们认识”

     话又说回来,David不是冷漠的那种男人,他对她的关心是无经意间的
     这又激发了漩内心无比的温暖,应该说他关心着他想关心的一些东西
     包括这时候的漩……

     晚上看David还是挺帅的,黝黑的皮肤是阳光的杰作,他是个Golf狂热分子
     今天晚上来参加Party的大多也是他们一个协会的
     喜欢运动的男人坏不到哪里去,漩隐隐的记得有这么一句
     而且对穿棉布白衬衫的男人总有种莫名的好感,不知道为什么
     一个晚上躲在他背后的感觉真的很好,好象被保护着的孩子
     看着那些朋友时不时盯着自己的女友看几眼,那个晚上David感觉也不错
     好象做成了几比大买卖

     片片黄叶落在街头忍不住的秋
     关於我和他的故事忍不住的我
     曾经我对自己承诺爱他到最后
     情到深处人生如梦悲喜都无由
     有缘才能相逢喝一杯酒
     如果你是我的朋友别问旧伤口
     有缘才能相逢喝一杯酒
     只有你是我的朋友陪我到最后
     不想多说我的伤痛说也说不透
     一生寂寞早就注定陪我一起走
     不要劝我及时回头我别无选择
     情到深处青春如风坐看人消瘦
     花自飘零水自东流人从此沉默
     爱有多重情有多浓只有自己懂
     何必问我何去何从处处可漂泊
     情到深处岁月如酒醉过方罢休

     有时候爱情就象一到光,来了就来了,没看到,也就这么错过了……

                                                      (未完...待续...)
     

    ------------------------------------------------

    [size=2]嫁给我吧
     对不起我的普罗旺斯情人还在等我
    [/siz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