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9

    所谓运气~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1959787.html

    所谓运气,往往是被认为带有强烈偶然性、盲目性、随机性,极具神秘色彩,挑逗人们侥幸心理的玩物
    运气者,乃是主客体一次奇妙、出人意料,且充满无数可能性的遭遇
    所谓运气,就是江湖两强决斗时躲过了致命一剑
    所谓运气,就是欢腾庆祝侥幸蒙混过了一次考试
    所谓运气,就是打麻将黄番杠头上还摸进了绝牌
    所谓运气,就是砰然心动的香艳女子主动来搭煽
    所谓运气,就是游街扫荡后大获的摞摞打折靓衣

    昨日被招去参加“喜从天降”录制,因于几日前被Justus拖去的海选选中
    现场清一色的大妈大叔级元老,看的出来多了也成了老游子,挤在当中的偶很突兀
    初回场先是空对镜头的频眸堆笑,又或者哗然自悦,导演说是为了营造气氛,其实无非是愉悦观众

    和Justus被分派在两个队伍中,且一共只有三队
    没想到这66%的赌注似乎还是压错了宝,运气就偏偏径直向着另一边的第三方移去
    无论做游戏,或者投筛子,又或者21点,还是猜汽车,皆与我无缘
    就连几乎人人都有的安慰奖200大洋,也最后遗弃了俺,小泣中~~><~~

    回想前年在澳门小玩,情况也大多如出一辙
    同行的朋友居然奇迹般连猜中三回点数,一行人皆有获,乐得满怀彩,而却依旧唯我除外
    很多时候,我也乐意相信没有所谓运气这东西
    经过的一切非与愿为的事儿,多了,无非也就成考验、惩罚或者补偿的替换品
    只有和心力结合在一块的运气,才可能被化作长久、持续的产物
    把行善、积德,更多时候看作是一种自我赎过,似乎以能安慰些许

    游戏终结,面露红光的女子抱得二万元奖金,乐滋乐滋离去
    一面貌猥琐男,不得民心地连失两次大好机会,错过大奖
    最后,汽车奖仍旧成了梦里才能圆的神话,看的见摸不着
    二十八万的奖金也被继续挂上戏剧性的招牌,一轮轮地囤积着,不知道下一位的Luck Girl又会是谁

    “白日做梦盼好运的,好运不来,忘了好运,不等好运,好运说不定就来了
    幸运女神脾气怪诞,你纠缠她,她讨厌你,你不理她,有一天她就露面了”
    所谓运气者无他,该干什么去,干什么就是了
    http://images.blogcn.com/2006/2/19/11/piggerlele,20060219213246.jpg

    人生中有许多时候的运气,属于渡时期形态,以成家为例,成家以前的恋爱是过渡时期;
    对一心投考大学的学生而言,高中一年也属过渡时期;
    对成熟美丽的女性来说,十三、四岁以至十、八九岁间,皆是过渡时期
    此外,如等车,十月怀胎、失业及受病痛折磨,也可说是过渡时期
    所以“过渡时期”的运气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没有具体收获及创造性结果
    很习惯性地,凡遇不顺偶也很乐得轻易归结它们只是“过渡时期”而已

    “全部都是上天注定好的,偷不走,是谁的就是谁的”,真在被这些原本看似消极的人生观侵蚀
    作为回报的,昨晚地主大战,我竟也破天荒的撩到四怪报道,挖卡卡
    爱默生爱说:“生活是一系列的意外”
    我看:“生活其实就是一组能量守恒定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