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09

    S小姐相亲记 - [杂志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24572934.html

        我有个闺蜜,名叫S

    S过了今年正好三十有三,职业相貌都拿得出手,性格也温润可爱,唯独待字闺中,尚未婚配。其实放在现在社会,也不过自然现象。但为母那个横竖着急,所以相亲工作这些年从未等闲过。

    这回安排的是位留洋归国的阳光小生,父母用的还是传统方式,把S电话给了男生,让他先去个电话,也算混个声熟互相烙个印象。

    S从会隙溜出,“喂”得男生有点尴尬。

    短暂凝固后,男生没上下文地问了句“你多大?”

    S说:“属鸡,你呢?”

    “额……,我……比你小两岁。”

    “哦,那也还好。”

    男生又问:“听说你做销售,负责全国的么?”

    “也不算啦,就7-8个城市。”

    “那应该赚蛮多的吧,额……听起来蛮厉害的。我……回去和我妈商量一下再告诉你吧。”

    “……”

    “其实,……最后决定的还是我啦!”

    “哦,那你慢慢商量。”

    S和我叙述完,我也有种想捞起胡椒罐抽他的冲动。这种MAMI BOY难道不是应该拽着妈妈衣角乖乖在家喝牛奶玩拼图么,出来祸害社会干嘛?S说,难怪昨夜做了一整晚斯巴达三百勇士大战波斯帝国的穿越梦。她说时,一本正经的脸上写满了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凌然感。

    其实像这样无头无尾诙谐忍俊的相亲,单从S这听到的,几乎可写满一整年的节气。

    S说,现在和一个人结婚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要真正爱上一个人却越来越难。多年前我们都一致认为,爱人容易,但结婚却仿佛太遥远。一旦婚姻被模式化,任何人都成了一个数值,只是看和谁做运算。运气好的做加乘法,运气不好只能做除减法。最背的可能遇到个零蛋儿,人心难留,一拍两散,去而之他。

    是时间改变了我们,还是物质敲醒了灵魂。

    想起前阵S同我说起过的另个相亲故事。男孩眉目清秀,算是这几年见下来才思品貌屈指之辈,S主动请他看了音乐会,男生也欣然,本以为回有更多交集,没想到几曲琴音之后男孩便义无反顾地跳上出租车,朝着S家相反方向,一头钻进了夜色。S手抖抖地握着新鲜的票根,一直朝着男孩消失的方向站了许久。是谁说的,那些拿刀子去划豆腐的人,永远都不知道疼……

    有时候我们被责怪要求太多,但真的当我们无欲无求,却没人肯信。

    多年前大学毕业时S也有个恋人,是个华侨,不常在国内,偶尔来一次会带回很多礼物,乃至S周围的朋友都会被照顾到。认识的第六个月,华侨说他在香港有三个孩子,二女一男,把他现实生活完美地描述了一遍,而且还是通过邮件的方式。坐在屏幕前,S像有痰被哽住,又像是感冒的喉咙不时想用喉壁的碰撞去挠几下抓不到的痒。华侨每次出差短暂停留不忘拨通电话给S,可每当她说要冲去见他问他在哪时,他却总回答在即将登机的机场。之后,这样分分合合过了三年。偶尔的喜庆节日或者生辰,又或者某个酒醉的午夜,S总还会听到那个声音。她想,曾经几度约定一起私奔的人,到最后也不过如此。原来不爱了,是早就不爱了。没有理由,无迹可寻。

    喜欢贪图甜腻的人,总有天会被甜蜜所伤。清清寡寡的滋味初尝可能乏善可陈,但长久却益身益心。

    故事到这就该结束了,但S相亲的历程谁都知道不会结束。或许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又或许某家门庭冷却的小酒馆,S也许不知,她已经弄丢了内心的期许,一起丢失的还有曾经幸福的可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安全出口~ 2004-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