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09

    一种交集,两面时空 - [杂志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24573020.html

    前几天去餐厅吃鸡,大家都赞叹好味道。爱吃鸡腿的觉得肉多实在,爱吃翅膀的觉得劲弹鲜美,即便鸡脖和屁股也能偶尔遇到伯乐赏其滋味。

    有时候我们遇到一些人,碰撞出一些火花。缘由可能只是简单到一同到过的某个城市,某段相似的情趣,又或者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因为遥远,仿佛有种鸡腿般诱人香味的撩拨。想咬一口,哪怕天天加餐也不嫌腻。

    这,成了很多故事的始作俑点……

    Ken认识小C是在朋友的饭局上,当晚肯的C就像发光球夺目耀眼,甚至迷人过外滩的月亮。顺理成章要了C的电话,一周后KenC说“如果我愿意放弃,你会不会留个空位给我?”Ken说自己也不知道喜欢C什么,也许是那双闪烁灵动的眼睛,也许是一直可以聊到地球尽头的坦然心境,也许是那晚Chambertin的香味迷醉了灵魂,也许不知道什么样的迷恋才是真实的爱恋。

    你可以说你喜欢这道菜的口味,但鸡翅不是脖子,爱鸡腿的人懒得啃爪子。甚至都不用等见到不施粉黛的素颜,不用拥到不够紧致的小腹。待到梦回酒醒,只须扳扳手指想想一些后续复杂问题就辗转难安。激情易得,安心难买。最终亚当的肋骨成为了鸡肋骨,消失在一堆垃圾中,被掩盖,被埋没……

    也许有人不屑,在如今不相信爱情的年代里,能真正为性情活一次有何不可?但作为几多被情爱幌子迷惑过眼的人们,又很想煞风景地甩一句,这般电光火石的速效感情,会不会只是隐隐嗅到了欲望的香?而在调料放入锅之前,这碗爱情的面就已经糊了。

    ……

    ……

    席慕容说,一个女孩降临到世上,就一定亦有个男孩在等她,她把爱情诠释的这么美,却是我们等不来的缘分。其实我们要的很简单,只想好好谈一次恋爱。可生活圈就这么可怜,父母亲戚介绍的嫌俗气,同窗师兄擦不出火花,海岛椰林撞到艳遇的能有几个,交友网站的脸一张张都不靠谱。

    所以当小C遇见Ken的时候,望见他一人坐在角落抽烟。他的烟圈、他的侧脸、他的格格不入,寂寥地让她心疼。即便听说Ken有位青梅竹马谈了十年,正在筹备婚礼的爱人。但眨眼一瞬,还是仿佛如坠深井。C知道有种情绪开始迷惑了思想,摇晃了人生观。这一刻来临时,无关未来,唯有风月。哪怕只是随便儿兜个风,携手在草地坐坐,并肩仰望星空,无负担地聊聊心情敞敞心境。十年和十小时,并没什么区别。至少C在听到Ken表白的那一刻是这么觉得,不管那表白最终成没成为实言。

    红尘是一朵盛放的昙花,当我们残酷奔走时,它无碍正常轨迹。我们在平淡无奇的漫长征途中开始不相信恒久,不相信誓言,却会因为留恋路边的一处小花,耗尽了情思和眼泪。

    很多时候我们所爱的人,往往不是真实的那个,而是内心的幻想。最终,当冲动输给理智,幻觉败给现实后,会习惯性自欺欺人把因果归咎于星座血型和命运。可什么是真正的命运呢?难道不是百转千回后,发现要等的人也仍旧站在原处默默等待着你?那些有过的结伴同行,有过的相濡以沫,仅仅是用来交换偶尔在梦田会出现的记忆交叠处的重影,也许枕边,也许窗前,仅此而已。但离宿命还很远。

     “喜悦出于巧合,眼泪何必固执,走完同一条街,回到两个世界。”午夜低吟一曲,仿佛一切了然。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S小姐相亲记 2012-11-09
    安全出口~ 2004-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