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05

    沉酽的悲伤~ - [杂志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25397654.html

    2001年深秋的一个夜晚,我陪菲坐在车站,这是她一年第几次去珠海看男友我记不太得了。从这里出发火车要做30个小时,下来还得转车。我说我贴点钱你,换个硬卧,她硬是不肯。那时候,食堂里她会只打最简单的青菜,一顿饭吃14,但舍得给男友买耐克的限量球鞋,不眨一下眼。

    我陪她从偏远的校舍坐2个多小时公车,一起蜷在老旧的候车室里呼吸着烟腾腾的空气,分着吃一碗泡面。待她进站,我裹了裹毛衣又坐了2小时等地铁早班开。那些会,觉得月台特高,台阶好陡,人面都很冷漠。

    现在想来,这样的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以前我们可以一起做兼职,一站就是一天,把自己冻感冒了,为了感人的几十块钱,笑嘻嘻揣在怀里也觉得是温暖。如今,出门都有车,超过10分钟的步行就懒得走。火车已渐离了我们的视线,一年报到最多的建筑物是机场,航班时间不好的还不要。

    毕业后几年,我偶尔去北面某城市看她,几次身边的脸孔都不同。我说还记得十几年前的车站么,她说记得,如果当时有电话很想问问我是不是安全到宿舍了。我说我也担心你,一个人坐着腰板有没有断。她说是啊,即便时光回去,人也回不去了。当年的珠海男孩已经成了爹,孩子他妈不是她。关于爱情,像听别人故事般,想着30个小时,要换做现在是怎么也不可能撑得住的。

    前几天看到陆琪在教女孩们珍惜感情珍惜生活,如果再过几年我们都会有感叹会有遗憾。从何时起,我们熬不起夜,唱不动通宵K,远行回来都会生段小病。我们开始学会每周熬银耳羹,睡前喝薏米水,留意养颜的偏方。我们中意喝茶钟情指压,宁愿洗洗澡打打牌做做瑜伽,会忘记夜店是什么,忘记刺激和心跳。和擦肩而过的18岁她们比比,唯有一声唏嘘。

    听到身边30多的女生还有20出头的小伙猛追,只能无奈笑笑。曾经我们也追逐过星月,梦见流星也会许愿。而今思考“愿不愿和我流浪到天涯”,不如操心今晚吃个啥。

    前几天朋友抱怨和家里那位处着不欢,脸上痘乱爆,去做个足疗医师说她肝火郁结,刮个痧一背紫红。说去看了中医,配了整整30大袋药,把自己吓得不轻。我说这绝对经络阻塞,内分泌失调。现在,一旦加几个小班,都觉得浑身虚脱,累到脾痛。第二天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干,身体透支怎么补也补不回来。更别说谈个恋爱,争个小执,日日猜心计算,夜夜琢磨探究了。

    十年前,我们背靠背坐在车站,寒风中凌冽的月台,在爱情的包裹下美的不真实。从身至心,由内而外,是闪光的滚烫的发热的。反掌间,十年跨过,用努力我们把三十小时缩短到了两小时,但能缩短的只剩下了时间。其他,再无兴趣。

    朋友说现在恋爱谈起来都没啥大意思,周末去见不想见的男人,还不如歇歇在家睡觉。是啊,现在谈恋爱俨然沦落到了体力活。没有足够精力和旺盛体力,恋爱也没资格谈。

    以前不屑见的那些老男人身边总站着个小的的生态,现在仿佛也渐而理解。以前看不惯那些俗气的要死的养龟钓鱼、品茗看书、烧香拜佛,看不懂他们略藏在眼里的无奈、时隐时现的疲惫、一晃而过的叹息,原来不是我错觉,都是事实,也是现实。大叔们通过萝莉来捡回体征的抛物线,萝莉们用大叔的成熟感来填补空白的未知世界。她读不懂他心思,他也听不懂她的歌。每一出都是青春期的诗,不关悲伤。

    何时起,我们开始理解半年结婚,第一次相亲就能谈成。因为时间才懂,恋爱是18岁人玩的起的装饰品,婚姻是30岁人的必需品。

    这些年,我和菲再通电话,聊的都是只求岁月静好,身体安康。她嬉笑说,哪怕社会虐你千百遍,你都要待自己如初恋。我认真点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半个我~ 2012-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