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05

    半个我~ - [杂志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25397656.html

    偶然再经过学校后门,那时正值上海雨季。街角火锅店的破旧店招,被稀落的雨水打淋得分外萧瑟。那年,在这里面的临毕业散伙饭上,室友喝醉,借着酒劲发酒疯。嚷嚷着某位学长的名字,让我打电话把他唤来。问我,他为什么不喜欢她?

    酒醒后,室友花费了和喜欢他同等的时间明白,如果一个男生不喜欢你,无论你怎么努力也无能为力。

    其实很多年后才知,那时,才是最好的年华。

    ……

    几年后,我们似乎都混到了不错的职位,有份还算满意的收入。到了待嫁的年龄,忙着应付相亲,约会日程拍到下半周后。会画简单的妆,背的出很多品牌名,知道什么季节该穿黑丝、裙衩开到哪里最合适。却没有几个人知,现在这样的我们,以前也会邋遢地在寝室一睡睡一天,蓬头垢面懒到不愿下床泡碗面。

    虽然还不够老练,但已渐渐知道如何与陌生人打交道,怎样在酒桌上全身而退,如何才不失礼貌又略保持距离。但又有几个人记得,那些被一瓶啤酒醉倒,见到暗恋男生会脸红,哭着闹着要表白,被拒一次伤心三个月的日子。

    我们理性克制、和蔼慈面,不是天生俱来,不是无师自通。从像个假小子和男生们成群结队爬树翻墙到温婉贤淑,从夜半哭到喘不过气到习惯只用微笑面对情绪的起伏,从不懂事到懂事,从不温柔到温柔,从我行我素到替人着想,从武断专横到学会聆听,我们慢慢蓄留起的不仅仅只是自己的长发。

    周末用做家务排解工作压力,看养身书,告诫自己要按时吃早餐。下班再晚也会花时间去健身房跑半小时步,不吃油炸食品,睡前看几页书。

    努力不断把自己打磨得更好,把综合分数提升得一高再高。可看似越来越好的我们,离最初的模样又差了多远?我们给他、他或者他看到的那个自己,离他们想要的那个成品又还差了多少?他们最终看上的、喜欢的终究是怎样一个我?还是,只剩半个的我?

    他们试图知晓我们的习惯、爱好,可殊不知那些所谓的习惯早已是粉饰过的装潢,那些堂皇的爱好也曾是我们嗤之以鼻的伪装。

    他们猜不透我们各种奇怪的忌讳、若有似无的信仰,无法明白对一首老歌的钟爱、对着某处发呆许久的理由,无法理解某些隐忍、固执、荒唐的坚持。

    同样的,他也会熟练地打领带,知道打球和郊游分别该怎么穿。知道哪些餐厅的哪些菜最好吃,那些花钱拮据、攒钱吃大餐的日子没有我来得及参与。他知道出差的日子要用礼物来填满对方生活,熟悉花语,而那个伴他成长、教会他这些的女孩可能早已收罗近记忆的角落。一路上,我们磕磕绊绊,遇到不少人,有时同路,会在一起走一段。

    我曾爱过的男孩,赠给我一片他最爱的树叶,然后就消失了。那,好似爱情的分量。

    时间,真是一副霸道的良药。在得到别人赞扬时,我们才会不禁唏嘘才会想起感谢。那些打磨过我们的人,终将沉入回忆的海底。曾经的少不更事、年少轻狂,都变成遗憾,埋进成长的旅途,伴着清晨不同的呼吸。二十岁的青春痕迹,慢慢变成嘴角最不易察觉的半毫厘高度,微微抬起又放下。一个人的我们这样长大了,孤独地。

    有人唱过,“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真的还可以问候吗?合上手机前,看到初恋在发半夜三点陪女儿挂盐水的微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沉酽的悲伤~ 2012-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