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2-05

    食物与爱情~ - [杂志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28394526.html

    晴朗的冬日午后,闺蜜J用最后的半块小圆面包,刮了刮牛排盘里剩余的丰沛酱汁,满足地吃下,眯起眼睛笑着对我说:“那些甜点都是锦上添花的事,只有主食才能深深温暖你。”

    柠檬苏芙蕾、歌剧院蛋糕、覆盆子奶冻,像极了一见倾心时的怦然心动,情到浓时的熊熊爱火,和雾霭般的缱绻缠绵。可那些真正长久的、细水长流的感情,大多朴实无华,就好比那一碗晶莹饱满的热米饭、刚出炉的面饼、飘香却貌不惊人的杂粮面包以及静静躺在盘子里的肉酱意大利面。不喧哗,但一直在那里爱护着你。

    有段时间很迷恋川菜,去之前总想着四川料理那种麻辣鲜香,好似在舌尖上跳舞。吃到重辣呛麻,还会满头大汗,好不尽兴。但吃完以后呢,又觉不过如此,还会常为胃肠不适而后悔,暗自决心往后再不去了。有些人亦是这般,不见时魂牵梦绕,见了面又发觉其实没有那么好。很多时候,我们爱上的,只是脑海中,而非现实中的那个他。

    倒是几家平民化的茶餐厅,每次都不会是首选,懒得动脑筋,懒得穿戴打扮整齐时便会去一下。随意的一杯冻鸳鸯搭配双拼饭或者咸宁七搭配滑蛋虾仁面,却从胃到心都颇感妥帖。就算点些新季新菜,也大都水平稳定。他们,你平时不会非常想念,但是见到了却从不会失望,他们笑容温暖,举止文雅,是优秀的听众,也会讲流行的笑话。犹如茶餐厅的例汤,淡淡的,却暖胃暖心。

    某天在超市发现读书时最爱的白熊******,那时,在一堆暑假作业的包围中,我悄悄用瓷碗将它供奉。想起父母定下的午觉睡醒才可吃冷饮的规矩,不禁失笑。如今连剥开外包装前都要仔细看配料表,害怕热量、添加剂和反式脂肪过多的我,自然不会觉得纯粹的这块奶白色长方体味道有何特别。只是思绪会偶尔被小小扯动到,那些懵懂的初恋日子,坐在男生自行车后座晃荡着腿,互相读着好笑的小纸条。即便背诵段古诗词,也会觉得里面的李白特别帅气。那种莫名其妙喜欢一个人的感觉,都像那时在知了声声的午后挖一勺白熊******,当它在嘴里融化时的感动,仿佛飘散在记忆深处,再也回不来了。

    CBD的中午,是对自己身材要求苛刻的格子间小姐们的午餐时间。她们大多人手一盆清淡的色拉,点开音乐播放键,配点轻快的蓝调歌声开吃。鲜艳欲滴的生菜、憨厚的牛油果、娇弱的婴儿胡萝卜和谨慎的橄榄混合在一起,考究的话,会淋上点儿意大利油醋汁,便是一份绝好的减脂午餐。这种食物恰到好处地概括了这个城市的速食爱情,时髦而新潮,迅速达到目的,但因为缺乏基础蛋白质而摇摇欲坠,没法长久。

    而在众多佳肴名菜里,我颇中意的是一道叫“老火煮干丝”的淮扬菜。看似平淡,但它不仅要求严选食材,更要求厨师的全心全意。一道道丝要细细切成,汤底更要耐心熬制。豆干本身滋味很薄入味困难,想要味浓,必须借用鲜醇的鸡汁和其他多种佐料。就像我们向往的爱情,看似波澜不惊,却满满都是认真和精心;看似平淡无奇,却每一步都饱含遵从与遵循。经过岁月,相互扶持,历久弥新,更加醇厚而有滋有味。虽不那么绚烂多彩,但有诚意和深意,越品越能感受丰富的层次。

    食物如是,情亦如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双城故事~ 2013-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