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2-05

    双城故事~ - [杂志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28394709.html

        现在,姑娘们找个同城小伙儿,已不再是绝对必要追求。

        以前说起这些老妈总会不屑,怀疑笨手笨脚的我们在国外吃不吃的饱,操心满大街的汉堡披萨热量又太高,外国女婿靠不靠谱还是个大问号,房子一定还是买在自己城市好。  

        Rikka跟着开餐厅的老公移民去了悉尼;Fish把爸妈一起接到了工作的奥克兰;Lynn难得回来探亲,抱怨了好久到台北没满四个月不能医保女儿的产检费。如今,穿梭于两地,已成了城市的符号。在找寻幸福的道路上,我们既是实践者,也是参与者。   

        Jane在首尔旅行时遇到了Sam。一个是茫然的迷路游客,一个是饭后闲情漫步的普通路人。一个用英文问路,一个用中文回答。瞬时,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拯救感席卷Jane全身,感激激动,五味混杂。接下来,相熟相知相恋变得仿佛如韩剧剧目般,又那样得理所当然。很短日子,Jane学会了把机票网站存在首页,关注漫游通话包,会不自觉地设两个时钟,留意海对岸的温度。用六年时间,熟悉那座城市的气味,搜集好吃的小店,知道了那里的地铁末班时间。有些事,甚至是在自己城市都不会去留意去做的。这些年,Jane觉得学会最多的是珍惜与包容。在混合着小挫折和小委屈的调味瓶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片安全感。经过绵长的思念、难忍的寂寞和枯燥的等待后,终于在众人看似不可能的转角处,他们走入了另一个新巷口。虽然两边跑成了必然,但Jane还是选择把家安在韩国。如今,往前看,是沉酽;往后看,是幸福。

        城市与城市之间,相隔多远? 你和他,相隔多远?也许是时差十小时,也许是3500公里。只有亲历过,才会理解在城市间穿梭,那奔波换来的短暂快乐有多珍贵与值得。

        CocoJeff是从大学BBS留学版上的一条帖子开始认识的。几乎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因为某种共同目标,瞬间把他们捆绑在一起,那时一同赴美成了他们挑灯夜战的唯一理由。毕业后,Jeff顺利进了斯坦福,而Coco却因为个人原因留在了国内。那段时间,Coco想的最多的是如果两个人在一个城市,可以一起逛街,一起兜风,去他喜欢的电玩店,去自己中意的甜品屋。如果,如果在一所学校,可以一起上下课,一起自习。离开一秒也无所谓,因为还有下一秒;一天不见,至少还有明天。也许一个星期不见会想念,但现在除了想念,只能想念。

        在遇到另一个人之前,我们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裹紧大衣,一个人吹风,一个人承受理想,一个人左手握右手。但感受过两个人的体温,两个人的并肩信仰后,我们终究会舍不得“下次见面时一起”的那句承诺。

        城市之间没有雷同,我们把越来越多时间献给飞行,把日子过成棋盘上的跳棋,更多时候都是从无奈开始的。如今,我们选择“在路上”,享受“在路上”,因为看的到路途过后的终站。

        世界在变,是的!但幸福的定义不会改变。就如歌里唱的那样,千山万水沿路风景有多美,也比不上在你身边徘徊;千山万水任时光后退,也只希望在你身边徘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食物与爱情~ 2013-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