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10

    五个箱子 - [杂志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36085593.html

    总有那么几件事,让你念念不忘,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徒生叹息。错过的,就当是路过吧。没有交集的美丽,仅仅只是心空的幻影,遗忘是彼此最好的怀念。一路走来,偶遇的星光,让我们除了遗憾,还留下些别的什么。
    去年这时候一个平凡无奇的下午,我接到S电话,她叫我陪她去收拾点东西。没说太明白,我没思考,第一秒就答应了。
    车开进市区一个闹中取静的小区,这个地方我也熟悉,曾陪伴我们姐妹们度过不少欢乐的聚餐夜。
    保安看到她会熟络地称呼她“S小姐”,她熟练地从后盖搬下几个盒子,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进门看到房间的一角有堆已经整理好的东西,不知道是否她前几日来过。那天,S穿了件金丝小洋装,及膝,紧身,和整个房间混乱的气氛有点突兀。
    我扫了眼需要打包的衣服,“这些都要带走?”
    “对啊,不着急,我们可以慢慢理,他出差去了。”
    “他”,是S同居五年的男友。
    我不知道对S而言,从一个漫长煎熬的感情中抽身是应该庆幸还是祝贺,但我看到她坚强娇小身躯下执傲、倔强的灵魂不允许自己柔软的矛盾,哪怕这一刻是不能承受的撕扯般的痛楚与感伤。
    关门离开时,她最后扫了眼,轻声嘟囔了句“五年,就换回了五个箱子”后,把钥匙扔进了电梯旁的垃圾桶,走了。
    S总喜欢问我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说连续三年在女孩生日时收到一枚戒指,先是银的,然后金的,最后是白金的,她就会永远得到幸福了。
    我嘲笑她,你要召唤神兽啊。现在觉得,那是她小小的信仰,一份对纯白爱情的向往。
    爱,是信服,是全心全意,是不疑不惧。我知道这很难。
    检视我们曾走过的爱情,发觉很多时候想得到的,只是爱里面很小很甜蜜的那部分。可是,爱里面的甜蜜,是与苦同在的。
    我们不知疲倦的迁徙,大多时候为爱情做着搬运工。
    和身体等同重量的物品,就好似青春的重量,每年都有变化,每年都在减少。从他这里,迁徙到另外个他这里。忧伤过后,只有岁月的慈悲。
    S说,有段时间甚至不太能看到名词里有他名字的字。“特别”、“特殊”、“特特特”……连新闻里最近老在播的“菲特”台风,因为和他名字太像,听到都觉的隐隐的刺痛,提醒着这是一段失败的光阴。
    她准备找个静静的地方,让自己静静思考一番,想明白该如何做,才能不让事件重蹈覆辙。吸取力量,继续坚定地前进,寻找喜欢的东西,碰到下一个真爱,去做正确的事。
        那天,车从地库缓慢爬升的时候,夕阳透着斜坡撒进来一道耀眼的光,好似大地也在抚摸着这个创痛的心灵。电台中,许久以前阿妹那首《记得》滑进耳膜,感触涌动。我假装没看见S强忍很久没掉下来的眼泪。
    对于爱情,我们总有很多遗憾。遗憾自己不是别人喜欢的样子,遗憾说了真话却互相伤害,遗憾迷惑时无药可救,遗憾爱情变化的时候都睁只眼闭只眼。
    但即便遗憾,我知道,如果他在S身旁,还会是她心底的那道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贺新婚~ 2004-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