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5

    晚安,深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474388.html

    http://sumnny.net/piggerlele/images/shenzhen.jpg
    上海雨季来临前夜晚的阴冷,仿佛述说着地面温度只有17度时的那种轻描淡写
    那种错愕,就像刚降落深圳时遇到的那股潮热,一样的让人无法适应

    深圳给人是种强烈撞击的感觉,是那种复杂的交错,五味混合
    就像Bluetea到那边刚换上的nick名——痛并快乐着

    朋友带着满城找吃的,吃四川菜、西安菜、客家菜,唯独没有尝到当家粤菜
    阿菲很过来人的来了句“在深圳就应该是外地菜”总结
    可能集各地之所长,到后来才发觉被忽略的却是已经只占很少比例的本地人
    听着公车上原本熟悉的普通话,在广东听起来却如此陌生

    暴走,是在那几天重复次最多的动词
    清晨从家到茶楼,烈午从圣廷苑到华强北,月夜从半岛到蛇口……
    出租车比上海贵,起价是匪夷的12块半
    虽事后有朋友强调其实长途便宜,不过数学很白痴的我,依旧觉得不划算
    穿流的中心人潮就像拥挤市集的填充物,紧紧实实,匀速移动
    而女人更像这集市的华丽装饰,走到任何地方,只要有街有橱窗,那便是乐园

    “世界之窗”比我想象中不伦不类很多,翻版的铁塔、城墙比不上死党菲和我的热辣镜头秀
    想包容世界却被地域差异并吞,可能是深圳发展的弊病
    没有广东的衫缕悠闲,没有上海的风华优雅,没有香港的干练气质
    在一棵棵干枯的建筑中穿梭,我试图寻找一些每个城市独有的面貌
    看到了很多城市的影子,不知道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是喜还是哀

    蛇口的酒吧是这次最大的发现,即使一天两次也看不厌
    白天是白天的味道,夜晚亦有夜晚的滋味
    沐浴阳光添着啤酒沫的午后,有穿着怪异的菲律宾团突然擦身,有偶然经过的老外热络的招呼
    看着五点穿着休闲的酒吧小姐进厕所一个变身,突然性感妖娆,她们上班预算着我们一下午时间已殆尽
    于是,意犹未尽的我们,有了8小时后风雷电驰的信步碎石台阶,品着鸡尾酒闻夜风磬涩
    虽然邻桌有伏地呕吐的醉汉,搂着女人腰狂肆扭动水桶躯干的老外,心情依旧是愉悦的
    不化妆的夜,可以尽情看着老男人和色女忘情舌吻,又或者听听隔壁传来的暧昧情话
    因为,离开了座位,谁也不会认识谁

    五月的第一个夜晚,我把自己的腿甩上沙发
    迷糊得伴着央6还映着的《三岔口》,含着满嘴便利店的鱼丸酣然睡去
    晚安,深圳。所有飘荡在黑夜里的人们,晚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雨季·左岸~ 2004-05-15

    评论

  • 作为一个深圳人

    只想说:世界之窗之类的地方其实并不代表深圳

    深圳精神只能靠慢慢体会



    PS

    下次去深圳就不要去什么世界之窗民族文化村之类的地方吧

    没有深圳人会去那里的

    去蛇口的炮台看看、去红树林散步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