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27

    分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25765323.html

    SEM的这次搞的自行车慢慢上正轨了,,制作的部分已经结束,这两天货也陆续发至韩国
    看着一件件事开始顺利起来,我担心的事自然少了,于是又开始了看片度日,生活悠哉悠哉

    其实这过程中还蛮多惊险的段落,至少到目前为至我觉得我们的运气还不错
    之前是因为贷款的事,一度搞的头大,急的他在香港连连打电话求救
    无奈之下向香港唯一的朋友求助,巧在他之前也找我帮过忙,而且几天后又要回上海

    之后又卡在银行的问题,SEM问韩国银行申请了四笔贷款,批了三笔,拒了最后一笔
    没想到就这最后一笔又把我们给折腾了一顿
    虽然存款无几,不过也从来没开口问人借过钱的我,算是有机会真正尝试人间冷暖了
    一些没有想到的人居然帮助了我,当然还有一些原本以为可以帮忙的朋友却没有出手
    因为钱的敏感性,这自然也不能怪怨到谁,不过心理算是对友谊的境界有了很大一个程度认识的提升
    当我把钱给SEM的时候,他说没有想到我会出手帮他,就如他当初开口希望我帮他的时候一度也曾忧郁
    他的理由居然是,害怕以为我认为他在我身边成服两年的借口就是为了这个
    虽然不能把话说死,但我自己心理明了这至少对我也是有帮助的事,自然我不会不出手
    看到他感动的眼神,说实话心理还是有点小满足的,呵呵

    之后虽然有惊无险,但小问题还是层出不穷啊
    先是到处跑着找激光的地方,原来那些所谓的在金属上激光的工厂,不过是一台机器几个工作的小桌坊
    第一次搞这些的我们,以为金属上凹造型的只有激光,没想到做出来效果平平,不甚理想
    但是时间紧迫啊,没办法,只能再找刻字的地方
    因为厂大多都在郊区或城乡结合部,当中还有个插曲,SEM来问我借车准备去找刻字的厂
    没想到,打给我当天,那一天居然车被撞了,天晓得,怎么啥事都凑一块了
    但是工作还要做啊,于是他开车头被撞扁的小白在郊区饶了一大圈,那天还大暴雨……
    凡是开头难,做过一会知道个路子了,接下去就只是力气活了
    对我们来说,也差不多,刻字的地方,激光的地方都搞定,然后发去厂里最后加工

    当然这之间他也是很辛苦的辗转沈阳、香港和台湾最近又回了韩国
    直到他在韩国整天南北跑着电话告诉我行踪时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实施期才刚开始
    但上礼拜又一件事卡住了,厂里东西都做好了,但是原本约定好的制作费用先期只需付一半
    另一半之后再付,但是厂里的大叔死活那模具钱不能拖欠,要全额付好再发货,否则就不发
    SEM同学又被急的成热锅蚂蚁头头转,我不忍心,也同样急着厂里让他们快点发货
    于是去问阿姨借了钱先垫上了,因为他和我爸妈关系还没正式化解,实在开不了口问他们借
    只能拜托阿姨先替我保密了,咳,如果要被他们知道估计又要骂死我了,不管了,现在也顾不上这些

    周二先到了几个,是厂里大叔拖朋友飞机带过去的,SEM同学拿到审查看了报告说很满意,心定了不少
    然后在韩国找的粘纸厂的成品也出来了,据说也还不错,过的去
    不过就是刻字的问题上又被卡住了,因为车架成品已经出来,所以担心可能没有大的机器可以做激光
    于是他们去市场找了打字母和数字的机器,自己打
    可小朋友忘记车架可是钛合金的啊,哪有鸡蛋去撞石头的,当然效果也可想而知
    没想到当晚就交易掉一个,是个大叔,看到他们自己打的记号的地方就卡住了
    为了让他相信把当时香港买的原产证明书给他了,他才勉强满意,不过还欠了1/3款说要待验证后付

    周五第二批货到,在仁川码头又被海关卡住了,说因为是特殊金属所以要付税金,莫名其妙又要付钱
    还在我叹息的时候,SEM说他亏得提早发了,要知道从那天起所有中国东西都不能进出关
    我问为什么,他答是奥运会
    我想天那,这办个运动会的,还让不让老百姓生活啦!
    我说连我们家楼下的大卖场上两个礼拜也开始封馆了,晕!

    还有一个礼拜,他定的回程时间就要到了,虽然我一直在问他确定的日期有没问题,他一直不肯答
    我也了解那些货如果处理不掉,他是回不来的,当然这是最差情况
    不过目前还蛮OK,陆续四个人已经联系上有了回复,还有一个很神秘的大叔据说在某一个岛上在挖矿
    还拜托他一定要给他留一个……
    虽然是当笑话说,不过我希望所有的都不要是笑话!
    祝小朋友一切顺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随记~ 2005-07-27

    评论

  • 恭喜恭喜啊,万事开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