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12

    太美丽·"Smile Agai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ggerlele-logs/3033638.html

    如果说美好的食物容易让人放松警惕,那美妙的风景绝对是功陷女人的最大法宝
    一直以来跟着韩剧旅行慢慢成为一种乐趣
    它好比一堂生动诱人的世界地理普及课,吸引着全部视线

    http://piggerlele.com/images/Smile/1.jpg

    “瑞士”——跟着韩剧去旅行
    之前觉得瑞士这个国旗画得跟红十字会标似的国家
    除了手表、军刀好象没啥吸引人的话,那可是大大大罪过了
    看着犹如流水般倾泻出的一抹抹艳丽,偶再又一次陷入疯狂的嫉妒状态中

    看着清晨泛着翠绿的卢塞恩湖,在木栏上刻写下祝福文字的卡佩尔木桥
    乘上穿越山岭包揽全景的冰川快车,在古城巴塞尔的错落山径间悠闲骑骑单车
    一身浪漫贵族气质的Terrace酒店,在撒进第一缕阳光的窗台边品着雪酿葡萄酒
    又或者带上墨镜,享受从雄伟的皮拉图斯山顶俯冲下来的感觉
    苍天哪!怎么办啊……
    如果想象成为一种罪过,那我愿用下半生的逗留来慢慢偿还>'<!

    http://piggerlele.com/images/Smile/2.jpg

    “庆州”——回不去的童年
    从《冬季恋歌》后,便对韩国的高中生活开始极度憧憬
    漂亮校服作起标志,那些延展开青春的眉间像春天未绽的花般照耀着眼,让人目眩

    我很容易喜欢一些东西,有可能只是一瞬间刹那的感动
    喜欢空旷的、砾石满地、尘土飞扬的操场,喜欢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肆意狂奔
    喜欢看那些女生扮花痴追随某个男生,喜欢看男生动感游移在球场上的身影
    又或者谢意地躺倒在大树笼罩的草地上,一头枕着另一双腿眯笑着看树缝中漏下的光
    即便一是伸嘴按下沙滤水轻舔的瞬间,都是那般耀眼

    与童年记忆淡漠的人来说,看别人自在生活自己本身也是种再次品位的过程
    那时候的很多人爱了、恨了、痛了、伤了,执着过、挣扎过……
    如今回过头去,也无非是微抬嘴角,希望他过好过自己的情节
    很多发生在初恋季节的故事,即使不完美,心头摸上去也是温暖的

    http://

    潘河镇:“像你这样长在温室的人可能不知道,像我们这样被风吹着长大的人受到侮辱、蔑视也算不了什么。
    依我看,杂草应该跟杂草,兰花跟兰花一起玩,杂草想跟兰花一起玩,会很疲劳的。”

    对于吴丹姬记忆中的那个潘河振,可能真的像她说的那样
    “是无数次想要揉碎撕裂却又忍不住细细抚平的一张影像”
    没有洋装善良,不会像“好好先生”那般精致到不允一粒沙进入得另人不安
    看他那样和人打架、吹牛、偷人钱包,趴在在明家不经觉的一句“这么高的建筑,我满意”
    我内心竟涌上一丝不可思议的欣赏与敬畏

    他看上去好象玻璃,几近透明,很硬,很要强,却有点脆
    表面行为恶劣,心事繁多,隐藏不轻易示人的内心,嘴角却写着满不在乎
    打架放纵,成了他释放的一种消极方式
    一直以来,他用他对一个女人的一份情,生活在另一个女人身边
    那种对妈妈模糊的印象,仅仅依靠味道寄生的思念,像爬山虎般爬满了整个心墙

    http://piggerlele.com/images/Smile/6.jpg

    潘河镇:“心,我根本就没有过。到现在为止没有离开你,不是因为对你有心。”

    善于隐藏的男人,总让人感觉不安
    善于隐藏的男人,又让人好想从背后抱住给他温暖,希望他不在寂寞
    在找到某个他一直寻找等待的人之前,他会保持一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
    所以,在一旁默默得看着,可能才是与那样男人最好的相处方式

    当爱与不爱不再成为誓言,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你我内心都应该有信仰
    如果有一天他能成功,成为一名成功的调香师后
    调制出的第一款香水应该就会取名叫“Smile Again”吧
    重拾回微笑,他才能和丹姬一起找回当年在油菜花地里的美好吧!

    http://piggerlele.com/images/Smile/4.jpg

    如果一定要说配不配,觉得金喜善这个角色并不怎么和男主角搭
    潘河镇内心深藏,有口才、聪明,连社长也要冒几滴冷汗喜与交手的家伙
    而吴丹姬则偏软,倒不是说性格上的软弱,而是处理感情时的态度
    自己不知道如何握紧喜欢的人,抓住看的见的幸福
    太善逃避,总在犹犹豫豫的环节上打出很多太极拳

    否则当初学校那一幕悲剧,便不至于演变成后来的那种局面
    再试想如果要真遇不到呢,岂不枉然断送一段缠绵愁楚的爱得姻缘
    这方面相比丹姬的无所适从,崔俞江到是块“料”
    她与潘河镇双档,到多少嚼出点“雌雄大盗”的味儿来

    之前对金小姐有点偏见,可能出道太早,总感觉年纪上要比李东健大上许多
    虽然最近流行姐弟配,但……金小姐的演技,总还是让人为她捏把冷汗
    不过看下来,似乎比预料的要好,至少前半段是很好看,很吸引的
    (据说是中途换编剧的缘故,小道消息,尚无考证)
    可能是天生对运动员有莫名好感吧,无形中起评分就加了不少

    当手中紧握垒球投出的一刹那,屏息凝神,眼神真挚
    随意束起的发辫,休闲的整体造型,清爽舒服
    也让人感觉一个不同以往总是哭断长河的金喜善

    http://piggerlele.com/images/Smile/7.jpg

    虽然每一部剧前,总会期待过会有不同,但每次看部新剧总还会陷入无形的联想中
    潘河镇的玩劣让人想到《皇太子》里的崔健熙
    卡佩尔木桥上刻字让人想到《布拉格恋人》那段查理桥上的离别告白
    崔俞江为留住爱人的狠辣好像是《火鸟》里尹美兰灵魂符体
    而电梯那段牵手告白却同样印记着《My Girl》里的那段经典

    四个主角在这里没有谁是绝对幸或不幸,同样支碎的家庭,同样布满残缺遗憾的童年
    尹在明身上的一些特质,让我想起《巴厘岛》的郑在民,华丽寂寞背影后的孤独像种毒药
    在自己身边人构筑下藩篱,阻挡旁人靠近,像一受惊便会蜷起的动物
    受伤前,他用绝好的礼仪隔绝亲近;受伤后,企图用暴躁和粗鲁击退关心
    如果之前年少成功的喜悦,可以冲淡孤独的落寞的话
    那么,受伤后的失落,那种孤寂就成为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

    李真旭是最近的一个发现,同期看的《恋爱时代》里也有他
    这个和我同年的男孩,颓废起来可以很邋遢,微笑起来也可以天真满分
    个人觉得《Smile Again》里的造型不如《恋爱》中的讨喜,但也不能掩盖其人气生力军的潜质

    http://piggerlele.com/images/Smile/3.jpg

    看剧,就像一次旅行……
    如果一开始就设定自己要笔直走路中间的话,我想会错失掉很多路边的风景
    在微笑中幸福,在泪水中同怜,才能慢慢欣赏这一路的景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皆喜文字稿~ 2008-08-12
    点降唇~ 2005-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