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几天去餐厅吃鸡,大家都赞叹好味道。爱吃鸡腿的觉得肉多实在,爱吃翅膀的觉得劲弹鲜美,即便鸡脖和屁股也能偶尔遇到伯乐赏其滋味。

    有时候我们遇到一些人,碰撞出一些火花。缘由可能只是简单到一同到过的某个城市,某段相似的情趣,又或者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因为遥远,仿佛有种鸡腿般诱人香味的撩拨。想咬一口,哪怕天天加餐也不嫌腻。

    这,成了很多故事的始作俑点……

    Ken认识小C是在朋友的饭局上,当晚肯的C就像发光球夺目耀眼,甚至迷人过外滩的月亮。顺理成章要了C的电话,一周后KenC说“如果我愿意放弃,你会不会留个空位给我?”Ken说自己也不知道喜欢C什么,也许是那双闪烁灵动的眼睛,也许是一直可以聊到地球尽头的坦然心境,也许是那晚Chambertin的香味迷醉了灵魂,也许不知道什么样的迷恋才是真实的爱恋。

    你可以说你喜欢这道菜的口味,但鸡翅不是脖子,爱鸡腿的人懒得啃爪子。甚至都不用等见到不施粉黛的素颜,不用拥到不够紧致的小腹。待到梦回酒醒,只须扳扳手指想想一些后续复杂问题就辗转难安。激情易得,安心难买。最终亚当的肋骨成为了鸡肋骨,消失在一堆垃圾中,被掩盖,被埋没……

    也许有人不屑,在如今不相信爱情的年代里,能真正为性情活一次有何不可?但作为几多被情爱幌子迷惑过眼的人们,又很想煞风景地甩一句,这般电光火石的速效感情,会不会只是隐隐嗅到了欲望的香?而在调料放入锅之前,这碗爱情的面就已经糊了。

    ……

    ……

    席慕容说,一个女孩降临到世上,就一定亦有个男孩在等她,她把爱情诠释的这么美,却是我们等不来的缘分。其实我们要的很简单,只想好好谈一次恋爱。可生活圈就这么可怜,父母亲戚介绍的嫌俗气,同窗师兄擦不出火花,海岛椰林撞到艳遇的能有几个,交友网站的脸一张张都不靠谱。

    所以当小C遇见Ken的时候,望见他一人坐在角落抽烟。他的烟圈、他的侧脸、他的格格不入,寂寥地让她心疼。即便听说Ken有位青梅竹马谈了十年,正在筹备婚礼的爱人。但眨眼一瞬,还是仿佛如坠深井。C知道有种情绪开始迷惑了思想,摇晃了人生观。这一刻来临时,无关未来,唯有风月。哪怕只是随便儿兜个风,携手在草地坐坐,并肩仰望星空,无负担地聊聊心情敞敞心境。十年和十小时,并没什么区别。至少C在听到Ken表白的那一刻是这么觉得,不管那表白最终成没成为实言。

    红尘是一朵盛放的昙花,当我们残酷奔走时,它无碍正常轨迹。我们在平淡无奇的漫长征途中开始不相信恒久,不相信誓言,却会因为留恋路边的一处小花,耗尽了情思和眼泪。

    很多时候我们所爱的人,往往不是真实的那个,而是内心的幻想。最终,当冲动输给理智,幻觉败给现实后,会习惯性自欺欺人把因果归咎于星座血型和命运。可什么是真正的命运呢?难道不是百转千回后,发现要等的人也仍旧站在原处默默等待着你?那些有过的结伴同行,有过的相濡以沫,仅仅是用来交换偶尔在梦田会出现的记忆交叠处的重影,也许枕边,也许窗前,仅此而已。但离宿命还很远。

     “喜悦出于巧合,眼泪何必固执,走完同一条街,回到两个世界。”午夜低吟一曲,仿佛一切了然。

    ……

  • 2012-11-09

    S小姐相亲记 - [杂志稿]

        我有个闺蜜,名叫S

    S过了今年正好三十有三,职业相貌都拿得出手,性格也温润可爱,唯独待字闺中,尚未婚配。其实放在现在社会,也不过自然现象。但为母那个横竖着急,所以相亲工作这些年从未等闲过。

    这回安排的是位留洋归国的阳光小生,父母用的还是传统方式,把S电话给了男生,让他先去个电话,也算混个声熟互相烙个印象。

    S从会隙溜出,“喂”得男生有点尴尬。

    短暂凝固后,男生没上下文地问了句“你多大?”

    S说:“属鸡,你呢?”

    “额……,我……比你小两岁。”

    “哦,那也还好。”

    男生又问:“听说你做销售,负责全国的么?”

    “也不算啦,就7-8个城市。”

    “那应该赚蛮多的吧,额……听起来蛮厉害的。我……回去和我妈商量一下再告诉你吧。”

    “……”

    “其实,……最后决定的还是我啦!”

    “哦,那你慢慢商量。”

    S和我叙述完,我也有种想捞起胡椒罐抽他的冲动。这种MAMI BOY难道不是应该拽着妈妈衣角乖乖在家喝牛奶玩拼图么,出来祸害社会干嘛?S说,难怪昨夜做了一整晚斯巴达三百勇士大战波斯帝国的穿越梦。她说时,一本正经的脸上写满了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凌然感。

    其实像这样无头无尾诙谐忍俊的相亲,单从S这听到的,几乎可写满一整年的节气。

    S说,现在和一个人结婚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要真正爱上一个人却越来越难。多年前我们都一致认为,爱人容易,但结婚却仿佛太遥远。一旦婚姻被模式化,任何人都成了一个数值,只是看和谁做运算。运气好的做加乘法,运气不好只能做除减法。最背的可能遇到个零蛋儿,人心难留,一拍两散,去而之他。

    是时间改变了我们,还是物质敲醒了灵魂。

    想起前阵S同我说起过的另个相亲故事。男孩眉目清秀,算是这几年见下来才思品貌屈指之辈,S主动请他看了音乐会,男生也欣然,本以为回有更多交集,没想到几曲琴音之后男孩便义无反顾地跳上出租车,朝着S家相反方向,一头钻进了夜色。S手抖抖地握着新鲜的票根,一直朝着男孩消失的方向站了许久。是谁说的,那些拿刀子去划豆腐的人,永远都不知道疼……

    有时候我们被责怪要求太多,但真的当我们无欲无求,却没人肯信。

    多年前大学毕业时S也有个恋人,是个华侨,不常在国内,偶尔来一次会带回很多礼物,乃至S周围的朋友都会被照顾到。认识的第六个月,华侨说他在香港有三个孩子,二女一男,把他现实生活完美地描述了一遍,而且还是通过邮件的方式。坐在屏幕前,S像有痰被哽住,又像是感冒的喉咙不时想用喉壁的碰撞去挠几下抓不到的痒。华侨每次出差短暂停留不忘拨通电话给S,可每当她说要冲去见他问他在哪时,他却总回答在即将登机的机场。之后,这样分分合合过了三年。偶尔的喜庆节日或者生辰,又或者某个酒醉的午夜,S总还会听到那个声音。她想,曾经几度约定一起私奔的人,到最后也不过如此。原来不爱了,是早就不爱了。没有理由,无迹可寻。

    喜欢贪图甜腻的人,总有天会被甜蜜所伤。清清寡寡的滋味初尝可能乏善可陈,但长久却益身益心。

    故事到这就该结束了,但S相亲的历程谁都知道不会结束。或许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又或许某家门庭冷却的小酒馆,S也许不知,她已经弄丢了内心的期许,一起丢失的还有曾经幸福的可能……

  • 2010-09-02

    如若初见~

    每天开回家的路上有家小店,小小的店面,人单影只,只是静静地孤单地立在那里,有段日子,生意清寡
    但却有个讨人喜欢的名字,叫“若如初见”
    我曾几度想象那是个怎样的老板,爱文学?爱幽梦?爱……我猜不着,但有一点能肯定,她一定是个女生

    那天在港汇等朋友,早到了些时间随手去书店逛逛,无意见就看到一本“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止步三秒,便拿起读了起来,以前听朋友谈起过她,安意如的,专为女人而写
    我不喜欢那些沉溺与幻想的诗句,一切只仿佛属于小女生们的无垠遐想,粉红的不切实际
    那些经过才有的触觉,可能很久很久已经忘记,又或者以为自己不会再记得,其实偶然发现……
    记忆已深深印刻到骨头里,化作身体的一部分了……

    昨天MSN突然有陌生人跳出来请我去喝喜酒,很反感那些久不联系的友或人纯为圈钱的行为
    那家伙却好似故作熟落的样子,依然在套着近乎,天那!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他好似感觉出来我的兴趣俨然,于是胡聊了几句边匆匆收线
    可我的念头却不经意飘了出去,那个谁,……会不会来……
    最终我还是没有问出口……

    前几年,硬着头皮去吃了顿浑身不自在的饭局,都是些几经周折的老友同事,很多人都早就陆续离开了当初的故地
    当然也有些勤奋地仍在原地默默耕耘着的,只是孤寡自知吧
    我算混得不是最风声水起,也估摸着不至于倒数颠底
    看着好多张原本就不熟悉却又要故做熟络状的热脸,吃点东西味如嚼蜡般不自在
    其实只有自己知道,所有的不甘愿不诚心不乐意,只是为了去兑现一个确认
    确认那个人现如何,生意做的好吗,日子过的如何,和老婆是否有吵了,儿子是否可爱……
    连我自己也不明白这等冲动为何而来,理由何在,当初也未必有如今这般脸颊滚烫,坐立不安
    最终,最终,他,还是没有来……

    虽然电话里他似乎轻松地和身旁的老同事絮叨着正忙着别事,赶不过来了
    而我却情愿自己执意地认为那是因为知道我在!
    好好笑,人家可能都忘了还有我这样一号人,也可能完全想也没想起问也没问过类似的话题
    我只静静地听着身边的女生滔滔不绝、有意无意地说着所有以前认识的那一些人,一些事,当然也包括他

    我没有说他结婚之后我见过一次他,虽然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我和很多无关的人提起过他的故事,和他仅有一次的婚后见面
    和从他口中诉说过的他和他老婆的故事,还有和我那不算故事的故事
    但认识的人都仿佛是不能触碰的墙,是我的底线,闭口不谈
    当日升月落,时光荏苒,身边男友的脸一轮换过一轮,也听闻他虽然很久但终于生了个儿子

    “文君。他用尽最后的声音唤他,轻谧得好似当年,进入她心房时,春风与春草的轻微触碰。”
    恍惚间,我遥想起当年,20岁的长发摇曳,滴落年华片片,无暇背影无间
    只是当时为此想过原来你离我这般咫尺之间,抬头见,转身你仍在追随着我的背影向前
    可猛然回首,已是百年身,往事皆惘然,故思量,徒添惆怅两茫茫

    “原来,需等到风住尘香花已尽,­才可以看到最后的风清月朗,花好月圆。­
    无论你在哪里,待走完沧桑人世,我们终会相聚。浮花浪蕊的人生,哪那么容易就断了呢?”

    人生之路漫漫悠长,以为忘记却发觉每段故事不论荒诞矫情都无非不深刻
    原来不是无情,亦非薄幸竟是如此之意
    如若初见,不如不见……

  • 你用明星的照片挡住回归的日子那么刺眼

    你让我随便写点什么,我却点的最多的是标点

    你说2012不会太远,我却连2011都未曾梦见

    不想有一天我拿起电话,除了说HI便相对无言

     

    我抱着别人的孩子微笑舔着手指,说阿姨再见

    某天别人想起你我,也像谈起谁谁的蜚语流言

    又是下雨天,又是谁在不痛不痒播着那张唱片

    同样的路同样的店,没有人在乎我的脚步连颠

      

    ※那些一个个黑夜经过,慢慢变成白天

    我的时钟短暂重复,却怎么走也走不到那一点

    看的见,看不见,一睁眼就过完一瞬间

    谁在撑,谁在演,笑一笑泪也仿佛自己会变甜

     

    我们钟情自己的故事,钟情角色扮演

    不是害怕离别,而是这短暂是我再也梦不见

    谁无心,谁无眠,容我找个陌生找段情话蜜圆

    再快一些慢一点,宁愿明天就是末日而不是绵绵

     

    ※飞机带我穿越换日线,我却发觉挣也挣不开眼

    距离过迁,飞得越来越快,怎么还是越变越远 

     

    --------------------------------------------------------------- 

     (前几天无聊在办公室随便写的,我的心事有谁知...)

  • 2010-03-22

    原来这里还在

    找网页的时候找出来一个链接是这里,进来看看发觉这里还在
    原来有些东西你不去触碰,却仿佛依然如旧
    有些却在慢慢改变地逝去着……

  • 2008-09-02

    归~

    恼人的八月就这样过去了,随着铺天盖地开学声的轰鸣,新的一月就这样悠扬地来了
    看似平静却经历了很多,是难过又难磨的时间
    一瞬间仿佛随着翻阅过的日历,就这样自然地被铺在了脚下

    看着公告牌的告示,SEM的飞机10:12分准时的降落在了浦东机场
    第一次走的卢浦大桥,车外卡车隆隆,车内音乐悠悠,清晨的路上我一个人开在去机场的高速路上
    孤独,幽静,偶然犯点小困

    前一夜的电话里SEM问我见面后会不会给他来个拥抱,即便人很多很拥挤?
    我答会的,即便人很多很拥挤!
    可惜,50多天未见面的恋人,相见仍只是微微地一笑,并没有预先约定好的拥抱也没有未约定好的拥吻
    仿佛所有的情感都浓缩进这微微的笑容中,融化在心头……

    到家SEM打开行李,抱怨着包里我的东西比他的东西还多
    我喜欢听着他的风格的撒娇,喜欢看着他一件件地从包里拿出给我的礼物和我偶然提到过想要的东西
    听着他强迫似的要我一件件试他带回来的衣服,心里一阵暖意
    如果什么都不会改变,就这样简单到老吧……

  • 2008-08-12

    大家都不要脸~

    很奇怪的,当初回程日期改了又改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没想到真挤上了
    做事情没有计划性是我最痛恨的,特别是男人
    这次车架卖的不理想虽然是意料之外,但是至少在做之前什么都预想到,有一个周全计划才是做大事之人
    现在变的什么都很被动,我都开始犹豫当初那样义无返顾答应帮他到底是不是明智之举
    眼看借别人的钱,还期日日逼近,反倒我比他急多了一筹

    周日阿姨的钱也是我催促着要过来,如果没有我紧逼策略,真不知道会被拖到什么时候
    周末人家银行又都不上班,捣持了半天卡还被吞,周一一早去银行排长队,你说这都是个什么事啊
    害得昨天去阿姨家心里都战战兢兢,阿姨还火上浇油说了我一大堆不是
    不明智,不果断,不认清事实,好的说的我就没一点事处,而且最主要就是不明智
    什么叫明智,选个轻松多金的工作,选个听话多金的老公就叫明智吧

    因为13号开始一笔笔还的钱就要出去,被逼到无路昨天只能后脸皮问他要,问他要地有没有个时间
    这个人也搞笑,说了一大堆想来无果的办法,最后几度艰难但还终于开口问我能不能延后几天
    我还从来没那么坚决拒绝过他,不过昨天确实死死地被我拒绝了,不行,做不到也不会去做
    开口问别人借已经算是越了底线了,而且用我自己的信用贴在他那层厚皮上
    我算放了恨话,怕自己拉不下那个脸怎么知道自己还要那层皮的,靠!

    他说家里情况也变得很复杂,父母好象正在闹离婚,爸爸已经离家出走四个多月
    放着好端端一个大公司不管,自己就消失了,虽然认识接触不多,不过这个父亲当的也真让人啼笑皆非
    什么家庭那么没责任心,什么家庭那么没感情交流的,我算开眼界了
    三个小孩,一个在中国,一个在外地,在部队那个九月也在移居美国
    家里那么多框人,紧急时分一个都出不了面帮不上忙的,算什么狗屁家庭啊
    那个妈妈也真搞笑,明明有钱,就死活不出手救人,抛了句“你自己好好解决”就算了事
    哈~真是文化差异啊,开眼界!

    晚上气的我都不想说话,深更半夜来电话说妈妈基本默认了可以帮他
    还让我不要担心不要着急,都是狗屁,我故意嘲讽地说了声谢谢就收线了
    之前是借钱看清朋友间冷暖本质,现在是还钱时看清对方本质
    大家都是没路在挤破头皮找路走,谁没有一本难念经,谁没一肚子苦水
    不过那也不能当剑牌,当借口,只有自己逆水而上不要脸皮不要尊严才能走到最后找回自尊

  • 2008-08-01

    纪念日~

    昨天晚上MSN碰到SEM,我问到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他想了老半天也想不起来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假装忘记,至少我没有
    过去的一年里偶然想起来,也会觉得不舒服,这,似乎是我高估了自己洒脱的程度

    当我告诉SEM是吵架一周年的时候,他反问我再次提起这些会好过吗?
    其实确实不怎么舒服,不过也不再如当初般郁闷了,至少现在找到了两个人融洽的相处的方法
    不知道是不是最好的,在作为目前来说,至少是最适合的

    “记得以前的挫折与难过,才能懂得珍贵,更珍惜现在拥有的”,虽然有些肉麻,不过确是心理话
    我很可惜去年最难过的时候没有勇气去记录下些什么,写点什么,想来现在补过也不能得一样的心境
    是种回忆的损失,就像错过不可能回头的时间
    如果几年后,甚至更久远的时常过去,偶然回过头想想,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我可能也会从心底里发出一声叹息吧,“啊!原来我们也曾这样一步步地走来……”

    昨天听电台,一个DJ念着读者给他的信,其中有一句说到:
    “每一天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唯一,好好生活,认真过好每一天”
    以前听到这样的话会觉得是DJ在矫情,故作文艺腔,现在听来却得一份小小的感动
    生活有点小辛苦后,才会获得大幸福!不是吗?呵呵……

  • 2008-07-27

    分担~

    SEM的这次搞的自行车慢慢上正轨了,,制作的部分已经结束,这两天货也陆续发至韩国
    看着一件件事开始顺利起来,我担心的事自然少了,于是又开始了看片度日,生活悠哉悠哉

    其实这过程中还蛮多惊险的段落,至少到目前为至我觉得我们的运气还不错
    之前是因为贷款的事,一度搞的头大,急的他在香港连连打电话求救
    无奈之下向香港唯一的朋友求助,巧在他之前也找我帮过忙,而且几天后又要回上海

    之后又卡在银行的问题,SEM问韩国银行申请了四笔贷款,批了三笔,拒了最后一笔
    没想到就这最后一笔又把我们给折腾了一顿
    虽然存款无几,不过也从来没开口问人借过钱的我,算是有机会真正尝试人间冷暖了
    一些没有想到的人居然帮助了我,当然还有一些原本以为可以帮忙的朋友却没有出手
    因为钱的敏感性,这自然也不能怪怨到谁,不过心理算是对友谊的境界有了很大一个程度认识的提升
    当我把钱给SEM的时候,他说没有想到我会出手帮他,就如他当初开口希望我帮他的时候一度也曾忧郁
    他的理由居然是,害怕以为我认为他在我身边成服两年的借口就是为了这个
    虽然不能把话说死,但我自己心理明了这至少对我也是有帮助的事,自然我不会不出手
    看到他感动的眼神,说实话心理还是有点小满足的,呵呵

    之后虽然有惊无险,但小问题还是层出不穷啊
    先是到处跑着找激光的地方,原来那些所谓的在金属上激光的工厂,不过是一台机器几个工作的小桌坊
    第一次搞这些的我们,以为金属上凹造型的只有激光,没想到做出来效果平平,不甚理想
    但是时间紧迫啊,没办法,只能再找刻字的地方
    因为厂大多都在郊区或城乡结合部,当中还有个插曲,SEM来问我借车准备去找刻字的厂
    没想到,打给我当天,那一天居然车被撞了,天晓得,怎么啥事都凑一块了
    但是工作还要做啊,于是他开车头被撞扁的小白在郊区饶了一大圈,那天还大暴雨……
    凡是开头难,做过一会知道个路子了,接下去就只是力气活了
    对我们来说,也差不多,刻字的地方,激光的地方都搞定,然后发去厂里最后加工

    当然这之间他也是很辛苦的辗转沈阳、香港和台湾最近又回了韩国
    直到他在韩国整天南北跑着电话告诉我行踪时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实施期才刚开始
    但上礼拜又一件事卡住了,厂里东西都做好了,但是原本约定好的制作费用先期只需付一半
    另一半之后再付,但是厂里的大叔死活那模具钱不能拖欠,要全额付好再发货,否则就不发
    SEM同学又被急的成热锅蚂蚁头头转,我不忍心,也同样急着厂里让他们快点发货
    于是去问阿姨借了钱先垫上了,因为他和我爸妈关系还没正式化解,实在开不了口问他们借
    只能拜托阿姨先替我保密了,咳,如果要被他们知道估计又要骂死我了,不管了,现在也顾不上这些

    周二先到了几个,是厂里大叔拖朋友飞机带过去的,SEM同学拿到审查看了报告说很满意,心定了不少
    然后在韩国找的粘纸厂的成品也出来了,据说也还不错,过的去
    不过就是刻字的问题上又被卡住了,因为车架成品已经出来,所以担心可能没有大的机器可以做激光
    于是他们去市场找了打字母和数字的机器,自己打
    可小朋友忘记车架可是钛合金的啊,哪有鸡蛋去撞石头的,当然效果也可想而知
    没想到当晚就交易掉一个,是个大叔,看到他们自己打的记号的地方就卡住了
    为了让他相信把当时香港买的原产证明书给他了,他才勉强满意,不过还欠了1/3款说要待验证后付

    周五第二批货到,在仁川码头又被海关卡住了,说因为是特殊金属所以要付税金,莫名其妙又要付钱
    还在我叹息的时候,SEM说他亏得提早发了,要知道从那天起所有中国东西都不能进出关
    我问为什么,他答是奥运会
    我想天那,这办个运动会的,还让不让老百姓生活啦!
    我说连我们家楼下的大卖场上两个礼拜也开始封馆了,晕!

    还有一个礼拜,他定的回程时间就要到了,虽然我一直在问他确定的日期有没问题,他一直不肯答
    我也了解那些货如果处理不掉,他是回不来的,当然这是最差情况
    不过目前还蛮OK,陆续四个人已经联系上有了回复,还有一个很神秘的大叔据说在某一个岛上在挖矿
    还拜托他一定要给他留一个……
    虽然是当笑话说,不过我希望所有的都不要是笑话!
    祝小朋友一切顺利!

  • 最近除了写稿、工作,就是看片,一口气看了很多片,连我自己也惊讶多很多烂片的承受力
    虽然韩国影片总给我一窝风的印象,不过有两部印象蛮深刻的
    以前膜拜金基德的时候对这类题材曾一度趋之若骛,不过时隔几年再度看来依然不逊色与当年

    从《杀人回忆》到《卑劣的街头》到去年的《那家伙的声音》、《优雅的世界》
    《杀人》因为是一个新的风格的开创,所以相对其他更有名,更被人知道些
    《卑劣》的噱头是赵仁成,因为是成饭,所以从开机一直关注着,而缺点就是关注太多缺少神秘感
    《那家伙》算是去年同《老千》并驾齐驱可以点的上名的奇兵,有个性也有一定深度,题材不庸俗,剪辑的有点水准
    《优雅》则是以宋康浩为主打,抛开《汉江怪物》的不伦不类,他还是和奉俊浩走回往日路线更稳健些

    《追捕者》算是个另外,连续几周排入榜首,票房一片攀红
    我是依旧没有逃脱小时候看《聊斋》的矛盾心理,越害怕越想看,看了又害怕
    很久没有那种看了睡不着觉的感觉了,这两天却因为这个失眠严重
    画面很血腥,很暴力,很恶心,把女主的头、手砍下来泡在鲸鱼缸里欣赏,估计在这里早被禁了
    主角角色分配也很奇特,从一个帮妓女招揽生意的皮条客入手,剖析警方的无能
    请河正宇来演杀手也很巧妙,当初演金基德《时间》时候就觉得能被金导看上的这个文弱小生必有他过人之处
    能力也不仅仅限于在《布拉格恋人》当个总统女儿的小跟班而已
    确实他能把一个变态杀手演绎到位很不容易,有点功底,实力不凡

    《七天》看的有些是去年的作品了,不过也算力作,蛮有力度的架构
    金允珍似乎从美国《LOST》剧组回来,就和这类侦探悬疑片耗上了,一部接着一部
    这次男主虽然没有前年的ERIC有名,不过演技要好很多(实在觉得ERIC演技总欠缺了些什么)
    故事结构也有点意思,案中案,原告再去绑架了别人成了被告
    实力派的好处就是能将大家的视线完全集中与剧情之中,不过老牌艺人的表现也不可辱没
    相比《追》剧,《七天》的血腥算是温和人性了许多,除了一开始的尸体做的逼真有点做呕
    其他反倒更觉像是在说一部伦理片,结局也很温情易被人接受,好始善终

    至于两部港台片看的我实在哭笑不得,《野蛮的温柔》做作的让人哭笑不得
    《青苔》中乞丐的安排实在不晓得导演的用意为何
    可能是思维僵化了,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一些传统说教片了,特别是国语发音,一字一吐实在……
    叶童阿姨也拜托那些让人鸡皮疙瘩的理论还是秀给老外去看吧,现在是80后时代了,呵呵